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黑暗的左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元月24日。艾躺在睡袋里问道:“你在写什么,哈尔斯?”

    “记录。”

    他轻声笑道:“我也应该为艾克曼的档案记日记,但没有声纹写字器,我坚持不下去。”

    我解释说,我的日记是为艾斯特我的父老乡亲们写的,他们将进行适当剪裁,使之成为艾斯特领地记录的一部分。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我的家族,我的儿子,于是我改变话题,驱走思乡之情:“你的双亲健在吗?”

    “死了,”艾说“死了70年了。”

    我感到莫名其妙。艾本人还不到30岁呢。

    “你们的时间概念和我们不一样吗?”

    “不对,哦,我明白了,我跳跃了时间。从地球到汉思——达文纳特星20年,从那儿到艾卢尔50年,从艾卢尔到这儿17年,我在地球上只生活了七年,但我却是120年前在那儿出生的。”

    早在艾尔亨朗,他就向我解释过时间在其速度同光速差不多快的宇宙飞船里是如何缩短的,但我没有将这个事实与人的寿命联系起来,也没有与人在他自己星球上生活的时间联系起来。这些不可思议的飞船从一颗星球旅行到另一颗星球,他在其中一艘仅呆几个小时,他的乡亲父老们却个个都老死了,寿终正寝,他的孩子们也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我终于说道:“我想自己是个流亡者。”

    “你为我而流亡——我为你而流亡。”他说着又笑了,沉闷的寂静中响起一丝欢声笑语。我们从隘口下山已有三天了,一路艰辛,却无所收获,不过艾却不再垂头丧气,也不再盲目乐观了,而且对我也心平气和了。也许是因为他出汗把药效散发掉了,抑或是因为我们彼此都学会了和睦相处。

    气温华氏12度,阴云密布,没有一丝风。但愿在我们穿过这地方与冰川长臂之间的死亡谷之前,别降大雪。我们看见死亡从山脊向西延伸数英里,它似乎是一条宽阔的冰河,从两座火山之间的高原流淌下去,火山顶还冒着烟雾呢。如果我们能从较近那座火山的斜坡登上冰河,也许就可以沿着冰河爬上冰雪高原。我们的东面,一座较小的冰川往下通向一座冰湖,但道路弯弯曲曲,即使在这里也可以看见冰川上的水隙口。就我们目前的装备来看,是无法穿越那座冰川的。于是,我们决定试一试从火山之间的那座冰川走,尽管往西到达那里,我们要多走两天的路程。

    元月25日,微风小雪。我们没有旅行,整天都在睡觉。已经连续拉了近半个月的雪橇,睡觉可以恢复体力。

    元月26日,微风小雪。觉睡足了。艾教我一种地球上的智力游戏,用小石子在方格盘里玩,他们称之为“走”艾说,这儿有足够的石子玩“走”的游戏。

    在对帐篷加热问题上,我们必须相互让点步。他希望帐篷暖和,我更希望帐篷冷——一个人舒服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热成肺炎。于是,我们达成妥协,他躺在他的睡袋里冷得战抖,我躺在我的睡袋里热得出大汗,不过,考虑到我们从不同的星球走到一起,同住一座帐篷,我们已算相处得够好了。

    2月1日,风雪之后,天放晴了,整天温度计指示都在华氏15度左右。我们扎营在较近那座火山的西面矮坡上,我的奥格雷纳地图标明这座火山叫做德莱梅戈山,横跨冰河那座火山叫做德纳姆勒山。地图是粗制滥造的,我们西面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在地图上却找不到,而且地图不成比例。显而易见,奥格雷纳人并不常常到他们的火山来。这儿除了壮美景色外,没有什么资源。今天我们走了11英里,山高路陡,全是岩石。艾已经熟睡了。下午我的脚卡在两块巨砾缝里时,不慎扭了一下,结果擦伤了脚后跟的筋,害得我整个下午都一拐一跛的,不过休息一夜就会好的。明天我们要下山到冰川上去。

    我们的食物给养似乎锐减得惊人,好在我们吃掉的是粗粮。我们总共带了90到100磅粗粮,其中一半是我在塔鲁夫镇偷来的。从塔鲁夫镇偷来的粗粮吃完了我反倒高兴,这样雪橇拉起来也轻松些。

    2月2日,气温华氏20来度,下冻雨,冰河上狂风怒号,仿若隧道里的穿道风。我们露营在一条狭长、平坦的永久性冻雪带上,离冰川边缘有四分之一英里远。从德莱梅戈火山下山的路艰险陡峭,怪石林立;冰川边缘多有大裂谷,处处是石砾和岩石陷在冰层里,我们只好给雪橇套上轮子。走了还不到百步远,一只轮子就嵌进岩缝里,轮轴也弯曲了,于是我们改用滑雪橇。今天我们只行进了四英里,而且方向仍然是错的。广袤的冰川呈一条漫长的曲线,往西绵延到戈布宁高原。这两座火山之间的冰川宽约四英里,走到它的中央地带不会太难,但它的裂谷比我预想的多,而且表面已经融蚀了。

    德纳姆勒火山正在喷发,冻雨落在嘴上带有烟味和硫磺气味。西面雨云弥漫,终日黑幕低垂。云、冰雨、冰、空气等等一切,全都变成暗红色,随即又逐渐褪成灰色。冰川在我们脚下微微颤抖。

    艾斯克奇韦瑞姆伊尔赫提出假说:奥格雷纳西北部及其列岛在近一万到两万年间火山活动在加剧。他还预言冰川世纪的终结,至少是它的隐退,继而出现间冰期,火山释放进大气层的二氧化碳到时候将积聚成保温层,蓄积从地面反射来的长波热能,与此同时允许太阳热直接进入大气层,而不损失热能。他还预言,全球平均气温最终将增加华氏30度,高达72度。我很高兴,到那时我已不在人世了。艾说,地球上的科学家也提出了类似的理论,来解释他们最后的冰川世纪为什么还在不完全地隐退。这些理论既无法辩驳,也无法证明,没有人确切知道冰川之谜。“无知之雪”一直没有被人踏踩过。

    2月3日。里程计显示今天我们走了16英里,但按直线距离计算,我们离昨夜的营地不到八英里远,还在火山之间的冰隘口里。德纳姆勒火山正在喷发。我们来回徜徉,寻找一处冰隙的尽头,以便让雪橇整个儿通过,然后又寻找下一处冰隙的尽头。我们试图北行,结果却老是被迫往西或东行进。

    今天清晨艾的脸冻坏了,我偶然发现他的鼻子、耳朵、下巴全成了死灰色。我揉了揉他的脸,他苏醒过来,还算好,不很严重,但我们务必小心谨慎。狂风呼啸,扫荡冰川,简直是死亡之风,我们只好顶风而行。

    2月4日。小雪,气温华氏15到20度。今天我们行程12英里,其中大约五英里是有效行程,戈布宁大冰川边缘愈来愈清晰了,矗立在我们头上方的北面。此时,我们看见冰河有数英里宽,德纳姆勒火山与德莱梅戈火山之间的“手臂”仅存一根指头了,此刻我们处在“手臂”上。从营地转身往下眺望,只见冒着黑烟的山峰兀然横立在冰川流上,将其分裂、撕开、搅动。再向前面远眺,可见冰川流开阔,逐渐升高,呈曲线蜿蜒,俯瞰着黑沉沉的山脊,与峰仞千尺的冰墙相接,冰墙锁在云、烟、雪中。火山碴与尘埃随雪飘落,冰山布满了,或冰里陷满了碴块,冰面便于行走,但拉雪橇却艰难,看来又需要用滑橇了。有两三次,火山喷出的石块重重地落在我们身边,呼啸着撞击冰地,燃成一块大窟隆。我们犹如渺小的虫子爬过一个正处于形成过程中的肮脏、混沌的世界。

    还是要赞美尚未完成创造的造物主!

    2月5日。上午就没有下雪了,多云有风,气温华氏15度左右。我们脚下,大漠冰川从西面往下延伸进入峡谷,眼下我们站在冰川的东端边缘。德莱梅戈火山和德纳姆勒火山或多或少被抛在我们身后了,只是德莱梅戈那尖削的脊梁依然耸立在我们东面。我们爬呀爬,已经爬到一个关键的地方,从那儿我们必须选择,是继续沿着茫茫的冰川西行,逐渐登上冰川高原,还是冒险攀登在今晚营地以北一英里远的冰岩峭壁,缩短20到30英里路程。

    艾宁愿冒风险。

    他压根儿不会自我保护,完全暴露于大自然的威胁下,易于受到伤害,甚至连他的生殖器都幸免不了,那东西一定始终吊在他的身体外面。另一方面,他却很强壮,强壮得令人难以置信。我不敢肯定他拉雪橇的耐力比我好,但却比我拉得猛而快——力量是我的两倍。他无论在前面还是后面都可以抬起雪橇,绕过障碍。除非发功,我是抬不起,稳不住整车重量的。与他的脆弱和强壮匹配,他还有一种时而灰心丧气,时而又勇猛进取的气质:一种刚烈、暴躁的勇气。这些天来,我们举步维艰,蜗牛似的爬行,把他折腾得心力交瘁。假若他属于我的种族的话,我就会把他视为懦夫,但事实他没有半点懦弱;相反,我从未见过他那么临危不惧的人,他随时都急于玩命,接受悬崖峭壁的突如其来的残酷考验。

    “火焰与恐惧,好仆人,坏主人。”他要恐惧为他效劳,我却躲避恐惧,走远路绕过去。他兼有勇气与理智。旅途本来就如此艰难,再去寻找什么安全路线,有何意义?

    2月6日。真倒霉。我们费了一天的工夫,都没找到办法把雪橇拉上山。

    雪里夹杂着密集的烟灰,整日都是天昏地暗。当我们竭力爬上一块悬岩时,那儿却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