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黑暗的左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奥布梭和叶基离城而去,斯洛思的门房又把我拒之门外。这时我明白了既然朋友已经翻脸不认人,我只好求助于敌人了。于是我去找萨斯基思专员,敲诈他。我没有足够的钱买通他,只好利用我的名声。在背信弃义之徒中间,叛国者的名声最坏。我告诉萨斯基思,我是卡尔海德“贵族集团”派到奥格雷纳来的间谍,这个集团在策划暗杀蒂帕,而他萨斯基思则是萨尔夫指派给我的接线人。如果他拒绝提供我所需要的信息,那么我就要告诉我在艾尔亨朗的朋友,说他是个双料间谍,替“自由贸易派”效劳。消息自然会不胫而走,传回米西洛瑞,传到萨尔夫那里。这个大傻瓜居然相信了我的话,我想了解什么,他都迫不及待地讲出来,甚至还请我认可呢。

    我的朋友奥布梭、叶基等人尚未对我构成迫在眉睫的危险,他们牺牲了特使,从而保全自己,相信我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也不会引火烧身。我去找萨斯基思之前,萨尔夫组织除了戈姆之外,谁都对我不屑一顾,但现在他们却在处处监视我。我必须办完我的事情,然后溜之大吉。由于邮件要受到检查,电话或电台受到监听,无法与卡尔海德的任何人联系,于是我首次登皇家大使馆大门。外交官萨丹瑞米尔奇利维希是我从前在宫廷时的老相识,他答应立即向阿加文国王禀报特使的遭遇及其被囚禁的地方。奇利维希是个干练而又诚实的君子,我相信他会直接把信息送到,不至于受到耽误。至于国王会怎样理解信息,采取什么措施,我就无法猜测了。我希望,万一艾先生的船从云层里突然落下来,国王会及时得到信息,因为当时我对他遭到萨尔夫逮捕之前,向船发出的信号仍然抱有一线希望。

    眼下我处在危急之中,如果我走进大使馆时被人发现,就会非常危险。于是,我一出使馆就直奔城南商旅车队起点站,于当天即13月19日中午前离开了米西洛瑞。我来米西洛瑞是扮做卡车装卸工的,离开也是一样。我随身携带了旧证件,只是稍有改动,以便申请新的工作。在奥格雷纳,伪造证件风险很大,因为每天要检查52遍证件,但敢冒风险的人还是不少,我在鱼岛的老伙计们就让我见识过伪造证件的种种秘诀。我痛恨隐姓埋名,然而要逃命,要活着穿过辽阔的奥格雷纳大地,到达西海岸,除此以外,就别无选择了。

    我随着商旅车队隆隆地开过孔德瑞尔大桥,离开米西洛瑞时,我的思绪已经飞到了西方。秋去冬来,我必须在公路关闭之前,赶到目的地。特使特别怕冷,气温华氏30多度时就要穿大衣,看来他熬不过普利芬的寒冬了,因此,我心急如焚。但大篷卡车却慢如蜗牛,从一座镇爬行到另一座镇,北上,再南行,沿路装货,卸货,折腾了整整半个月我才终于到达艾萨格尔江口的艾斯文。

    在艾斯文还算走运。在驿站同人闲聊时,偶尔听说沿江的皮货贸易,持有执照的捕兽者们乘雪橇或雪艇沿江上上下下,穿过塔润帕斯森林,几乎抵达冰川。听他们谈如何设陷阱捕猎野兽,我灵机一动,想到了弹簧捕兽机。克姆高地和戈布林腹地一样,盛产全身白毛的帕斯瑞1,这些动物喜欢生活在冰山脚下。年轻时代我曾在克姆高地的梭树森林狩猎过它们,现在干吗不在普利芬梭树森林用捕兽机捕捉它们呢?在奥格雷纳的西部和北部边陲,在山本星以西那广袤的荒原,人们多少享有一点自由,因为那儿的督察不够,无法将他们困在一个地方。在那儿,古老的自由传统挺过了新世纪,遗风犹存。艾斯文是一座灰色的港口,建在艾萨格尔河湾的灰色岩石上,大街小巷荡漾着湿润的海风。当地人都是渔夫,性格凶悍,说话直率。现在回首艾斯文,心中赞美之情油然而生,因为我的命运就是在那儿开始有转机的。

    我购置了滑雪橇、皮靴、捕兽机以及食品给养,从地方当局那里领到狩猎执照、授权书、身份证等等,然后随同一队猎人徒步溯艾萨格尔江而上,领头的是一位名叫马瑞万的老人。江尚未冰冻,车辆都静静地停在路上,即使在岁末,这个河岸斜坡上,也是雨多雪少。因此,猎人们大都要静静地等到开年元月的严寒季节,才乘雪艇往江上游走。然而,马瑞万老人却打算及早赶到北方,趁首批帕斯瑞兽在迁移途中穿过森林时,捕捉它们。老人对山本星北部荒野以及“火山”了如指掌,我跟随他溯江而上的日子里从他那里学会许多东西,这对我今后大有裨益。

    到了名叫塔鲁夫的小镇后,我装病离开了捕猎队,他们继续北上。等他们走后,我急忙往东北方向行走,进入山本星的深丘里。在山间游荡了数日,熟悉地形,并把我携带的给养装备几乎都藏在离塔鲁夫镇十二三英里远一座隐秘的山谷里,然后循原路回到小镇。这次我进入了镇里,住在驿站。我又重新购置了滑雪橇、皮靴、食品、皮包和冬装,仿佛要囤积装备长期捕捉野兽似的。另外还新添置了一个炉子、一座多层皮帐篷以及一辆装载全部给养装备的轻型雪橇。然后,我无所事事,静等雨水变成大雪,泥浆变成冰封,等不了多久,因为我从米西洛瑞到塔鲁夫,路上已经呆了一个多月。第二年元月四日,我等待的大雪下起来了。

    下午我穿过普利芬农场的电网,身后留下的痕迹很快就被落雪掩盖了。有一道溪谷通往农场东面的森林深处,我把雪橇藏在溪谷里只穿雪鞋,背着背包绕回公路,大摇大摆地走到农场的大门前。我向门卫出示我滞留塔鲁夫镇期间伪造的证件,证件盖上“蓝色印戳”证明我是获得假释的犯人瑟勒尔本思,还附有一张命令书,命我前往普利芬第三国立志愿农场报到,服役两年,任看守。

    值班的看守长训斥我比命令书所规定的期限晚到一天,然后派我去看守犯人宿舍。晚饭已过。运气真好,天色已晚,他们无法发给我标准皮靴和制服,同时没收我自己的服装。

    没有发给我枪,但我在厨房里游来荡去,哄厨子说想找点东西吃时,顺手牵羊偷了一支。厨子的枪挂在烤炉后面的一颗钉子上,我偷了去。

    这支枪打不死人,也许看守的枪都不致命。农场并不杀死人,自有饥饿、寒冬与绝望充当杀手的。

    农场共有30—40名看守,150—160名犯人,个个都面黄肌瘦。虽然才晚上7:30—9:30,大多数犯人已经熟睡了。

    我找到一名年轻的看守带我四处走一走,指给我看哪些犯人睡着了。

    看见犯人们睡在灯光通明的巨大房子里,我差一点放弃了在我引起怀疑之前的第一夜就行动的计划。他们全都藏在长铺上的睡袋里,犹如婴儿藏在母腹里,看不见,分辨不出谁是谁来。唯独一人例外,他身子太长,睡袋藏不下全身,露出一张骷髅般的脸。

    先前在艾斯文有了转机的命运之轮就在我的脚下转动。我只有一种天赋,那就是知道什么时候启动伟大的命运之轮,知道当机立断,我原以为去年在艾尔亨朗时自己就丧失了这种远见卓识,永远不会恢复了。现在这种天赋失而复得,深知我能够驾驶自己的命运之轮并把握住世界的机遇,犹如一只羊毛绣球滚下陡峭、危险的时间山坡,顿时让我欣喜若狂。

    我依然在宿舍里游荡,显得躁动不安,大惊小怪,呆头呆脑的,于是他们便派我值后半夜班。到了深更半夜,就只有我和另一个值后半夜的看守睡在宿舍里面。我不停地徜徉,不时地在睡铺旁边走上走下。我的计划已定,便开始运用意念和体能,进入发功状态,因为没有来自“黑暗”的力量的帮助,光凭我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堪当此任的。

    黎明将至,我再次走进宿舍,用厨子的枪把金利艾击昏,接着连人带睡袋抱起来,扛在肩上,向警卫室走去。

    “你在干啥?”另一位看守睡意蒙胧地说“把他放下来!”

    “他死了。”

    “又死一个吗?天啦,冬天还没有真正到呀。”说着他偏过头瞧特使那搭拉在我背上的脸“哦,是他,那个性变态,没错。说真的,先前我不相信他们对卡尔海德人的流言蜚语,后来我亲眼瞧见这个丑八怪,我才相信了。整个星期他都躺在铺上,没完没了地呻吟,叹息,但没有想到他会死得这么快。算了吧,把他扔在外面,等天亮后再处理,快去,别像一个背大粪的脚夫站在这儿”

    于是,我沿着走廊走出去,在督察办公室门口停下来,由于我是看守,便大摇大摆走进办公室,找到装报警器和电源开关的墙板。开关都没有标明记号,不过看守们在开关旁边注有字母,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唤起记忆。一看ff知道是指“fences”(围墙电网),我便扳开关,切断农场最外面电网的电源,然后把艾扛在背上,继续往前走。

    我从警卫室经过,一位卫兵正在警卫室里值班,便故意佯装吃力地拖那死人包袱,因为我体内功力正盛,不想让人看出我轻松自如。事实上,我能够拖走或背负比我自己重的人。

    我说:“是一具犯人尸体,他们说把他扔出宿舍。把他丢在哪里?”

    “我不知道,扔到外面就行了。雪下得可大了。”

    他指的是湿润的鹅毛大雪,这对我来说,可是再好不过的福音。

    “好吧,好吧。”我说着就把包袱拖到外面,然后绕过宿舍角落,走出他的视线之外。我又把艾扛在肩上,往东北方向走了数百码远,翻过切断电源的电网,扔下包袱,跳下去,又背起艾,拼命朝河边奔去。

    行至离电网不远处,突然响起尖厉的哨声,探照灯光扫来扫去的。

    此时大雪纷飞,把我隐蔽了,但却不足以短短数分钟之内掩盖我的脚印。还好,我走到江边时,他们还没有追来。

    于是我北行,沿着树丛下面的开阔地奔走,没有开阔地之处,我就涉水。这条小河是艾萨格尔江的支流,水流湍急,还没有冰冻。随着黎明的到来,情况就危急了,于是我大步流星往前走。我体内仍在发功,因此觉得特使虽然太长,不好背,但却一点也不重。我沿着小河走进森林,来到藏雪橇的沟壑,用皮带把特使系在雪橇上,把我的给养围在他身体四周上下,把他遮得严严实实的,又在雪橇上面盖了一张雨衣。然后,我换了衣服,吃了点随身带的食物,因长时间发功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

    随即,我踏上林中干道,朝北方疾行,不久两个滑雪者追了上来。

    此时已是一身捕猎者装束的我告诉他们我正在追赶马瑞万老人的捕猎队,那队人在14月底往北方走了。他们认识马瑞万,所以瞧了一眼我的捕猎许可证,便相信了我的编造。他们没有想到逃犯会朝北方逃走,因为普利芬北面一无所有,唯见茫茫森林与冰天雪地,也许他们本来对逃犯就毫无兴趣。为什么他们要有兴趣呢?他们继续前行,仅一个小时后就返回农场,在路上又遇上我。其中一人就是与我共同值下半夜的那家伙。整个下半夜我都在他面前游来荡去的,他却居然没有看清我的脸。

    他们走远后,我便离开大路。整整一天都沿着一条漫长的半圆形羊肠小道,穿过农场东面的森林与浅丘往回走,终于走出了农场东部地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