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李光祖道:“她们不敢给你受气吧!”

    李夫人愤然道:“大哥在的时候,她们自然不敢,大哥一离开,她们就以此地的女主人自居。”

    李光祖摇摇头道:“我想她们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李夫人道:“她们不是在家里闲得住的人,大爷不在家,她们更无聊了,而我这个家总得维持一个体统,她们何尝有一点体统呢,为了不让她们出去走动,我几乎是陪尽小心,几乎没下跪了,大哥想想我当年的脾气,我受得了这种事情吗?还有更严重的是小桃和小梅这两个孩子,跟她们学得一身匪气,大哥!我们虽然是江湖出身,但您跟光耀都有同感,想摆脱这个圈子”

    李光祖摆摆手道:“弟妹,你别说了,我全知道,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麻烦你们,所以我恨透了王大光”

    李夫人道:“大哥!这个女孩子可能就是王大光派出来的人,我提不出直接的证据,只有两个侧面的线索,第一,她能抗受我的琵琶杀音,在举世之间,只有两个人能具此能耐,一个是林绰约,可是她已经死了,剩下来的只有王大光了,你还记得十年前你们围攻林绰约时,你们三人都被琵琶所制,只有王大光能稳住自己发出一枝无影飞针,这女孩子既不可能是林绰约的传人,就剩下王大光一个可能了,第二,举世之间只有王大光可能知道你们是兄弟,到此来探您的下落!”

    李光祖道:“王大光不知道,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有个兄弟在做官,否则他早就找来了。”

    李夫人道:“王大光也许以前不知道,可是他为了找你们,一定到处挖你们的根,找到了我们家里的人”

    李光祖道:“我们家乡没什么人!”

    “远房的亲戚总是有的,虽然他们都流散在外,但不会全部死光,也许王大光找到了一两个”

    “那机会太渺茫!”

    “正因为机会太渺茫了,所以隔了这么久才给他碰上,总而言之,这女孩子来得很蹊跷,本来我想慢慢地套出一点蛛丝马迹再告诉大哥的,但大哥听了那两个宝贝的煽动,连我都怀疑起来了,我也懒得多管了,人在这里,大哥自己去问吧,我只希望大哥别在家里动手!”

    李光祖笑道:“弟妹太多心了,素秋与红线是江湖出身,本性多疑,我却是有分寸的”

    说着目光转向陶芙厉声道:“小妞儿,你都听我们的谈话了,假如你要找分水天魔李光祖你算找对了,打开窗子说亮话,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陶芙沉吟片刻才道:“你承认是分水天魔,我总算没白跑一趟,你乖乖地认命吧,我要为王叔叔报仇了。”

    李光祖冷笑道:“王大光没有亲人,你是哪门子侄女?”

    陶芙道:“不是亲的,但跟亲的一样,王叔叔临终的遗愿就是要找到你们三个人。”

    李光祖顿了一顿道:“临终遗愿,王大光死了?”

    陶芙道:“你装什么,六年前你们三人用毒蛇再次陷害他,王叔叔难道会放过你们不成的了!”

    “那一次并没有杀死他呀?”

    “不错!可是王叔叔熬了两年,仍然毒发身死了,在两年中,他把武功都传授给我,还特别传授了我一手琵琶的神技,为的就是对付你们!”

    李光祖哈哈大笑,得意之极,然后用枭啼般的声音道:

    “原来那家伙已经死了四年,早知如此,我们不是白受了四年罪!”

    陶芙道:“你们别高兴得太早,王叔叔虽然死了,他的武功却传了下来,还加上这一套琵琶神技。”

    李光祖哈哈大笑道:“王大光不知道我有个弟妹也是琵琶圣手,还想利用林绰约那一套来制我们,告诉你吧,我这个弟妹是二十年前闻名江湖的玉琶仙子,除了林绰约之外,再也没有能强过她的人了。”

    李夫人忙道:“大哥,您别太大意了,这女孩子的琵琶心法在我之上,我的玉琵已经毁了呢。”

    李光祖大笑道:“那怕什么,我又不跟她比弹奏,这几年我靠着你的帮忙,已经练得六音不侵,只要不受她琵琶音的迷惑,其他功夫,我可不怕任何人。”

    陶芙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一声不响,伸手轻扣宫弦,发出震人心弦的一鸣,接着运琶突击迎头砸下。

    李光祖一撩手,托开琵琶,将陶芙震退两步,笑道:“弟妹,幸亏这几年听你演奏,已经习惯了各种怪声音的迷袭,否则这一招至少也会被砸昏过去。”

    陶芙也觉得心凉,暗幸先找到了王大光,更幸李夫人的暗助,才没有上当,刚才那弹指扣弦,是她从林绰约那儿学来最精擅的心法,照林绰约的说法,这一扣能令人耳鼓如刺双目晕眩的,万难接往继发的一击。

    没想到李光祖在这方面已有了准备,如果贸然泄露身份,妄想靠自己这点功夫来报仇,这条命就送定了。

    李光祖一挥却敌,更为得意地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找们自从在林绰约的手里吃过亏之后,每个人都发奋练功,对这套旁门功夫都有了防范之法,只有王大光那个家伙,第一次被蛇咬得几乎送命,第二次仍栽在蛇毒上面,虽然拖了两年,仍然不免一死!”

    陶芙叫道:“琶音制不了你,别的功夫仍制得住你!”

    认准方向,挥琵再击,李光祖单手运掌,舞得呼呼有风,陶芙的铜琶还没有挨到他身上,就被掌风逼开了。

    李夫人在旁观战,不禁替陶芙担心了,她知道李光祖功力远胜陶芙多倍,惟恐陶芙一个不察而有失,忙叫道:“大哥小心,王大光的无影飞针也一定传给她了。”

    李光祖笑道:“我知道,所以我才不跟她直接碰触,王大光除了无影飞针之外,对用毒也是行家,她的琵琶上颜色发黑,分明是淬过毒的,只可惜对我已不发生作用了!”

    李夫人忙问道:“难道大哥已经把无相神功练成,到达了六毒不侵的境界,成了金刚不坏之体了吗?”

    李光祖笑道:“我如果能到这个境界,还怕什么王大光呢?

    这门功夫是要自小童身才能练的,我是永远没希望了,连早年的一点基础,也被两个狐狸精给掏空了。”

    李夫人笑笑道:“大哥也上了岁数,应该保重一点,尤其是这一对宝贝,本身的功夫就邪了,又当虎狼之年,大哥怎能应付得了呢。”

    李光祖大笑道:“弟妹,本来我这个做哥哥的不该对你说这种话,可是我们既然是骨肉至亲,你又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告诉你也没关系,我近几年武功精迸,多半是靠着这一对活宝的,不是我也制不了她们,不是她们也无法配合我练功的需要,总之我们是双方各得其所。”

    李夫人一愕道:“大哥练的是什么功夫?”

    “你别问了,你现在走上了正道,已上了一品夫人的地位,会不会武功都没关系,更不必走这些偏门,光耀那个人太方正,也不适合练这种功夫,这是转无相为有相,专在外门上求发展,目前我已经可以将护身劲气达于三尺之外,攻击时的劲气可以到一尺,根本不须与对手接触,所以这小妞儿的淬毒兵器,对我毫无威胁。”

    “可是王大光的无影飞针能透过护身劲气呀。”

    “话虽不错,但要看发针的火候,王大光如果在世,我还要防备一下,这个小妞儿嘛,至少还得练十年。”

    他口中尽管在说,手下却毫无松懈,陶芙几度抢琶急攻,都被他轻而易举地挡了开去。

    又斗了一阵,陶芙才深深地了解到对头之强,他对李夫人所作的豪语一点也不夸张,铜琵琶击去时,离他四尺时,就为一股劲气所阻,即使拼命抢攻,最多也只能逼近到一尺多的地方,就被他的护身劲气反震出来,只有几个部位,可能是劲气不足,可以攻入较深,但那些部位很容易防范,看来凭自己的武功,报仇是绝对无望了,除非是使用王大光的无影飞针,或许尚可一试。

    但她记住了古秋萍的嘱咐,必须要等三大天魔一起现身后,才可以施展那一着,否则杀死一个,另外两个就断了线,这辈子也难找到他们了,因此她只有咬牙苦撑,幸亏李光祖也有顾忌,怕她摔然施展无影飞针去突袭那些练门所在,不敢过于接近,才能勉强支持下去。

    李光祖越打越高兴,大声笑道:“小妞儿,王大光能找到你做传人,还算有眼光的,你这身资质真不错,只可惜跟错了人,如果你跟我学上几年,一定更有出息。”

    陶芙已感到气喘力竭,连说话都顾不得了。

    李光祖却邪恶地笑道:“你用劲上啊,等你累得不能动的时候,大老爷再好好摆布你,准保你乐得忘了爹娘。”

    陶芙心头一惊,突然意识到李光祖更邪恶的用心,假如真到那个时候,别说想杀死对方了,恐怕连抗拒对方的力量也没有了,当时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用无影飞针拼,一条是逃,但无影飞针还没有装上去,现装也来不及,惟有脱身一条路了。

    因此陶芙计算好方位,突地一扬手喝道:“照打!”

    李光祖以为她发无影飞针了,连忙伏身一滚,利用桌子掩护,陶芙双脚一点,身形纵起,破窗而出。

    李光祖发觉上了当,正想追上去,李夫人忙上前一拦道:“大哥,您放过她吧,在我这儿实在不方便。”

    李光祖急道:“弟妹,你怕什么,王大光死了,我们都可以公开露面了,谁还敢来找你们的麻烦?”

    李夫人道:“大哥,我不是怕人找麻烦,如果像这样的材料,不靠大哥撑腰,我也对付得了,问题是将军衙门里惹来些江湖人寻仇,对光耀的名声不大好听。”

    李光祖顿了一顿才道:“好吧!不过这小妞长得实在讨人喜欢,我发誓非把她弄到手不可的。”

    李夫人道:“她不会死心的,大哥换个地方,公开现身,她一定还会找寻去,那时随便大哥的摆布了。”

    李光祖大笑道:“等她来找我可太迟了,我会去找她的,我保证不在此地难为她就是了,线娘,你踩准了没有?”

    屋上传来聂红线的声音笑道:“老爷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小妞儿是个瞎子。”

    李光祖一怔道:“是个瞎子,不会吧。”

    聂红线道:“不是瞎子怎么会往荷花池里直闯吧,瞧,她掉下去了,在往上游呢。”

    李光祖忙道:“别叫她跑了。”

    “跑不了,素姐的神仙爪已经吊住她的衣服了,咦!又有人来了,是崔老婆子母女俩,我得接应去。”

    李光祖纵身而出,李夫人却走到柜子后面急声道:“古大侠,我无能为力了,你快想办法吧!”

    古秋萍由柜后转出,急急地追了下去,李夫人也跟着出来,但见陶芙半身陷在荷花池的污泥里,花素秋一手拉着条丝索,索头的飞爪紧扣在陶芙的肩上,拖得她无法挣扎,另一手则舞着口单刀,与崔可清往来相持。

    崔妙妙舞着一根龙头拐,与聂红线也杀成一团,李光祖赶了上去,哈哈大笑道;“白发龙婆,原来你们也跟王大光结成一党了,我倒是有点想不透,你的贤婿不是死在王大光的无影飞针上面吗?”

    崔妙妙也不理他,龙拐飞舞,虎虎生风,聂红线使的那口剑倒有点难以招架,李光祖上前道:“我来。”

    聂红线让过一拐,李光祖刚好补上,一伸手,将崔妙妙的拐头按住,崔妙妙奋力后拔,却如同蜻蜓撼石柱,一动都不动。

    李光祖朗声大笑道:“崔老婆子,我承认你这几年颇有长进,但要跟我比还差得远了,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知不知道这小妞儿的真正身份?”

    崔妙妙厉声道:“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李光祖笑道:“知道的话,我想问问明白,不知道的话,我告诉你明白,这小妞儿是王大光的传人。”

    崔妙妙道:“那又怎么样呢?”

    李光祖笑道:“这么说来,你是知道的,想当年王大光用无影飞针杀死你的贤婿,你居然去帮助他的传人,连大仇都不顾,我要听听是什么道理。”

    崔妙妙的神情突然转厉,大声叫道:“李光祖,既然你提起我女婿的死,我倒不怕把话说明白,我女婿并没有死在王大光的飞针之下!”

    李光祖道:“胡说,他中了王大光的无影飞针,那是有名的七步追魂毒针,天下无人能解的。”

    崔妙妙冷冷地道:“你错了,就有人解了他的毒。”

    “是谁?”

    “王大光自己。”

    “王大光,他发针击伤你女婿,又回来解救他?”

    “是的,四大天魔中虽以王大光恶名最著,但为人也最正直,尤其痛恨奸淫好色之徒,那次你与大力神魔马光前逼奸我的女儿,被我们赶上了,激斗中王大光赶来助阵,虽然用无影飞针伤了我女婿,可是王大光事后又来问明原因,之后,立刻取出了解药向我们道歉。”

    李光祖怔了一怔道:“可是你女婿确是毒发身死的。”

    崔妙妙点点头道:“不错,但是那是第二天后的事,我女婿不知中了谁的暗算,被人用毒药暗器杀死的。”

    “是什么暗器呢?”

    “还是一枝无影飞针,但上面的毒药性质不同。”

    “那还是王大光,只有他会用无影飞针。”

    “不是他,如果他要杀死我女婿,就不必先救他,在我们的猜测中,那暗算的不是你就是马光前,只有你们才有机会偷到王大光的无影飞针。”

    “王大光的无影飞针视如性命,谁能偷得到?”

    “那是淬过毒的,无毒的飞针却很普遍,你们偷到一根淬上别的毒,想嫁祸在王大光的身上。”

    “笑话,我要杀你们还怕人找麻烦吗,何必嫁祸于他。”

    “那个时候你们还是怕的,你们怕王大光知道了我们结仇的原因后,会不放过你们,因为王大光最恨好色之徒,你们必须杀人灭口,以免事情泄露出去。”

    李光祖顿了一顿才笑道:“我承认你说得不错,但那不是我,我被王大光约去办事了。”

    “你不知道我女婿是如何死的,我相信不是你,既不是你,就一定是马光前,别人没有置我们于死地的必要。”

    “不会是老马,他要下手,一定斩草除根,连你们母女也不会放过,哪有只杀你女婿一个人的道理。”

    “那天我们母女刚好不在。”

    李光祖又想了一下道:“也许是老马吧。”

    “即使是他,我们母女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也是罪魁之一,事情的起源是你与马光前两个人。”

    花素秋一面与崔可清交手,一面笑道:“老爷子,你也是太嘴馋了,怎么会对黑胭脂感兴趣的,瞧她这副黑不溜秋的长相,哪一点美呢?”

    李光祖笑道:“黑胭脂现在年岁大了,年轻的时候,黑里透俏,倒是挺迷人的,何况那时候她鬓边带一朵白花,黑白对衬着,一股风骚劲儿。”

    崔可清听到这番奚落,勾起旧恨,怒吼一声,离开了花素秋,摆刀向李光祖扑了过来。

    聂红线摆剑迎住笑道:“黑胭脂,你没听老爷子说吗,现在你上了岁数,没有那股子风骚的迷劲儿了,你现在再撒娇也没用,何必自讨没趣呢。”

    崔可清的单刀舞得如风雨骤发,一心想把聂红线砍翻在地,怎奈聂红线的双剑也很厉害,两人功力悉敌。

    李光祖笑道:“线娘,你放她过来好了,王大光一死,天下再也没有人能威胁我了,凭她们母女还能奈何得了我吗,我一只手对付二个都足足有余。”

    聂红线笑道:“老爷子,我可不放心,胭脂虽然老,比您还小一截呢,您向来是生熟不忌,见腥就沾的,说不定又起了怜香惜玉之心,想沾她一下了。”

    李光祖大笑道:“线娘,你也太多心了,我有了你们,还会再看得上她吗?”

    聂红线妖娆地一笑道:“那可说不定,男人都是嘴就着碗,望着锅的,尤其是捞不着的更嘴馋,十年前的相思梦被打散了,很可能又想重续旧梦呢。”

    李光祖哈哈大笑道:“线娘,你的嘴真尖酸,我本来倒没这个意思,给你这一说,看她的打扮,好像还没改嫁呢,守了十年的寡,也够可怜的,你就匀出个几天,让她也享受一点乐趣吧!”

    聂红线连连摇头道:“不行,寡妇已经够狠,何况她饥荒了十年,如果让她尝了甜头,不把你整个吞了才怪。”

    李光祖笑得更狂了,道:“线娘,你的醋劲儿真大,凭我那番精神,还会喂不足她吗,饱了她也饿不了你们。”

    聂红线仍是连连摇摇头道:“老爷子,你可真会冤枉人,我跟秋姐哪一个是醋娘子,你喜欢这小妞儿,我们还帮着你收拢呢,可是这黑胭脂,我们实在羞于为伍。”

    李光祖含笑问道:“究竟为了什么呢?”

    聂红线道:“你有个做将军的弟弟,我们也跟着抬高点身份,这小妞儿多少是个千金小姐,黑胭脂却是个江湖女贼,跟她在一起多丢人呀。”

    李光祖乐得哈哈大笑,崔妙妙却气得混身直颤抖,将灭退多年的火性勾了出来,大声骂道:“放你娘的屁,我们母女虽然还在黑道上落名,说什么也比你们这一对骚货强些,你们不但是贼,还是人尽皆知的淫狐。”

    聂红线毫不生气,却格格笑道:“老爷子,你看黑胭脂沾不得吧,连她老娘也动了心,我不相信你连这老货也感兴趣,还是趁早打发掉算了。”

    花素秋跟着道:“老爷子,这小妞儿倔强得很,虽然被我的飞爪扣住了,我却制不住她,您快把这两个厌物打发掉,好带这小娇娘进洞房,别再磨时间了。”

    李光祖呵呵大笑,手下微微加劲,想夺过拐杖来,崔妙妙不肯放手,也死命后夺,咔一声响,一枝精钢的龙拐头居然从中腰断为两截,崔妙妙舞着半截断拐又猛砸而下,李光祖为炫示功力,不偏不躲,听任拐棍击在肩上,而且将护身真气一收一放,内劲发出,崔妙妙只觉得一股巨力由拐上传来,钢拐握不住了,当场脱手飞去,虎口也震裂了,身子往后直退。

    李光祖得意地朗声大笑,撇下崔妙妙,改往崔可清跃去了,用夺来的半截钢拐一格,崔可清的单刀也格飞了,伸手一把,抓住了崔可清的衣袖,跟着点了她的软穴。

    崔妙妙见女儿受制,顾不得手上流血,空手扑过来援救。

    李光祖笑道:“线娘你挡她一下。”

    聂红线万分不情愿地舞剑挡住了崔妙妙道:“老爷子,您真想尝尝黑胭脂的甜头吗?”

    李光祖大笑道:“我没这个胃口,但是十年前,我们刚扒下这小寡妇的衣服,他们就赶上打断好事,那一身黑里透红的嫩肉叫我想到现在,今天我既然逮住了她,说什么也得摸上两把,看看是否还像以前一样光鲜。”

    崔可清全身疲软,欲振无力,崔妙妙又被聂红线拦住,无法超前一步,眼看着李光祖伸手要撕衣服了。

    李夫人连忙道:“大哥,你别在这儿”

    李光祖笑道:“弟妹,你放心,王大光既死,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你的家,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李夫人皱眉道:“大哥虽然如此说,但这批江湖人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他们还会到这儿来缠绕不休。”

    李光祖含笑道:“我也不杀她们,只想羞辱她们一场,还是会放她们走的,我会把话交待明白的,绝对找不到你头上,何况我也不必再躲了,公开现身后,她们一定会先来找我,说什么也找不到你这儿来。”

    说着撕开了外面的棉袄,又去撕衬衣时,暗中的古秋萍再也无法藏身了,厉叱一声,飞身而出。

    人到得快,剑到得更快,寒芒闪处,首先刺向与崔妙妙交手的聂红线,剑出如电,聂红线讶然惊叫,肋下中了一剑,痛得连双剑都丢了,滚地跳开,才没有被古秋萍继发的第二剑腰斩了,崔妙妙拾起仍下的双剑,还要去追杀聂红线,古秋萍招呼道:“崔前辈,你去把陶姑娘救出来,先别忙着杀人,等我把李光祖解决了再说。”

    崔妙妙立刻跳过去攻向花素秋,李光祖将崔可清丢向一边,斜睨着古秋萍道:“朋友是哪一条道儿上的?”

    负伤的聂红线立刻叫道:“他是飘萍剑客古秋萍。”

    古秋萍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古某不知自己会这样出名,连妖魔小丑都认识我了。”

    李光祖却大咧咧地道:“原来是你这小于,听说你是黑道中的后起之秀,混得颇为出色,那是因为我们这些前辈人物部退休不干了,才容得你们横行一时,你应该感激才对,怎么不长上眼睛,跟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