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剑情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王老实道:“分水、大力神、火眼神三魔与我也有一段过节,我已经无法找他们了断了,请小姐帮我一个忙,用我的飞针去解决他们,也是我对令尊一点赎罪的心意,除了这三人之外,小姐不再对别人使用,也不算违背师训吧。”

    陶笑想想道:“我可以考虑考虑。”

    王老实道:“谢谢你了,淬毒的无影飞针在我身上的一个圆筒子里,只剩下六枝了,淬制之法与解方我都毁了。

    除去那三个人后,就让这件歹毒暗器永绝人世,再也不会害人了,现在请古大侠给我一个痛快吧!”

    古秋萍不禁迟疑地道:“那怎么行?”

    王老实道:“王某的首级不见于世,另外三个天魔永远不会出面的,大侠何必还对我这将死之人慈悲呢。”

    陶芙道:“你既然不是我的毁家仇人,我自然没有杀你的必要,你不过废了双手,还可以活下去的。”

    王老实苦笑道:“如果我不想报恩,不住在你家附近,令等就不会遇害,我报恩反而成了遗祸,长年受良心的责备也不好过,何况我早年的行为也是死有余辜,我这唯一赎罪的方法,小姐就成全我吧。”

    陶芙道:“不行,说什么我也不会杀你。”

    王老实道:“那我就自己来,现在我有一个线索,二位可以去试试看,姑苏城南李将军府第。”

    古秋萍道:“李将军府第怎么?”

    王老实道:“李将军叫李光耀,我记得分水天魔李光祖的堂弟也叫这个名字,假如是同一个人,李光祖很可能就藏在他的家里,二位拿我的脑袋,挂在他家大门口去。”

    陶芙问道:“你没有去探听过吗?”

    王老实道:“我不敢去,怕现了形迹,打草惊蛇,反而给他们吓跑了,我要将三魔一举而歼才甘心,何况万一不是,岂不是露了形迹,现在我死了,试试也就不妨了。”

    说完这句话,他张口一咬,活生生地将自己的舌根咬断,吐出一截舌头,再用断臂比一比自己的颈项。

    古秋萍见他自嚼舌根,知道他是活不成了,为了免除他的痛苦,飞起了一剑,斩下了他的脑袋。

    陶芙听见首级落地之声,讶然问道:“大哥下手了?”

    古秋萍一叹道:“是的,他自断舌根,死意甚坚,我只好成全他了。”

    陶芙默然片刻才道:“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些内情。”

    古秋萍道:“是的,王大光虽为四大大魔之首,他倒是个恩怨分明的豪杰,本性还不算怎么坏。”

    陶芙看不见的大眼睛中,居然流下了泪水,朝遗体拜了一拜道:“王义士,等我手刃亲仇之后,一定将你的义烈行为昭告江湖,改变大家对你的口碑。”

    古秋萍默然地将陶芙扶了起来。

    然后长叹一声道:“小姐,没有用的,你可以说王大光曾经行过一次义举,但不能把人们的口碑改正过来,坏人就是坏人”

    陶芙道:“可是他已经忏悔了,他这几年的作为,不是尽力在弥补他以前的过失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对一个力图改过的人,大家还不该原谅他的过去吗?”

    古秋萍微感激愤地道:“在这件义举中,他只是报答了你陶家的恩惠,可是那些身受其害的人,会原谅他的过去吗?那些被他杀死的人的家族,会忘记他的仇恨吗?”

    “小姐,你很幸运,从小就看不见,开始懂事的时候,又被你师父带到一个与人隔绝的圈子里,你接触不到这个世界的残酷与罪恶。”

    “人们永远记得别人的错误,却很快地就会忘记他的好处,一个人只要做了一件坏事,就永远是个坏人。”

    陶芙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显得呆滞无神。

    良久陶芙才又道:“大哥,你的感触很多,是不是你也跟王大光一样,受过很大的刺激。”

    古秋萍哈哈一笑道:“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陶芙道:“凭我内心的摸索,大哥古道热肠,一片侠怀,却偏偏选择了这一条路走,我觉得大哥也是在报复。”

    古秋萍笑道:“报复谁?我没有可报复的人。”

    陶芙道:“假如没有一个特定的对象,大哥就是对整个世界感到不平,也许是向整个世界报复。”

    古秋萍道:“你想得太多了。”

    陶芙道:“不,我认为我的观察很正确,谁也不知道大哥的过去,但我相信大哥小的时候一定很贫困。”

    古秋萍笑道:“你从哪一点看出来的?”

    陶芙认真地道:“从你的生活上看出来的,你劫富济贫,自奉十分俭薄,那都是在刻苦的环境中磨出来的,你一定是在穷困中长大,才会这样恨有钱的人。”

    古秋萍道:“你错了,我出生在一个富豪之家,王大光家在鲁南有一大半财产,另一小半就是我们古家的。

    王家财产虽多,都由一个家族来把持,我们古家却只有一户,因此算起来,鲁南真正的富家该是我家才对。”

    陶芙道:“这不可能吧。”

    古秋萍笑道:“为什么不可能,你师父对我调查得很清楚,我是个美食专家,世界上最好的美味我都吃过了,假如我是个穷光蛋,我怎会有这个嗜好呢?”

    陶芙为这个理由折服了,却忍不住问道:“大哥既然出身豪富家,怎会养成一种愤世嫉俗的性情呢?”

    古秋萍一笑道:“我也说不上来,而且我对自己这个人都莫名其妙,那你更不容易摸得透了。”

    陶芙笑道:“我相信一定有个理由,大哥,每次谈到你的过去,你就用言语岔开了,我相信一定有”

    古秋萍忙道:“小姐,我这个人并不值得研究,现在还是谈谈你的问题吧,我们是否要用王大光的人头去试试?”

    陶芙的身子颤了一颤道:“我想还是不必了,用别的方法也能试探的,我实在不忍心再让他身首异处。”

    古秋萍道:“那也好,我斩落他的脑袋是帮助他解脱苦海,其实,我也没有打算去使用他的人头。”

    陶芙道:“而且我认为应该把他收殓起来,将他的骸骨送回他的家乡去,叶落归根,客死异乡是件很悲惨的事。”

    古秋萍笑道:“那倒不必了,家乡的人未必肯收容他,他也不会喜欢与家人为伍的,还是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往后有机会,就替他立一块碑。”

    陶芙道:“为什么现在不能立碑呢?”

    古秋萍道:“因为我们还要在姑苏耽下去,到那个李将军府去看看分水天魔李光祖是否匿身该处,如是现在替他公开收殓,恐怕无法对人解释暴毙的原因。”

    陶芙道:“可是店里的伙计看到我们来的,店东突然失踪,我们又怎么向人家交待呢?”

    古秋萍笑道:“这个问题交给我来办,现在我们先把他的尸体收拾一下,然后再进行下一步。”

    说着拉起王大光的尸体,在他胸前摸出一个小圆筒,打开看了一下,递给陶芙道:“这里面是六枝无影飞针,放在小姐的铜琵琶里倒是适合,小姐就成全他这个心愿吧。”

    陶芙迟疑片刻才接住道:“除了对付三大天魔,我绝不对别人使用,这样我的师父或许会原谅的。”

    古秋萍道:“只要用途正当,谁也不会反对的,从王大光的身手,我才知道四大天魔确非等闲之人。”

    “如果不借重此物,恐怕你就是找到了仇人,也报不了仇呢,那针是通体沾毒的,筒盖里塞着一块鹿皮,你装针时,必须先用鹿度将手包起来,还有一把小钳子,是起针用的,这针可以连续使用,毒是淬在针体内,永远有效的。”

    陶芙打开筒盖,抽出那张鹿皮,展开后,皮内还包着一枚小小的钥匙,古秋萍道:“鹿皮上还写着字,我看看说的是什么?”

    拿过来看了一遍后道:“这是他自叙生平,与他刚才所说的毫无出入,看来他倒是真心想替你们家复仇的。”

    陶芙道:“他假如不是真心,刚才那一把飞针即使无毒,也可以杀死我们了,这钥匙又是干什么用的?”

    古秋萍道:“他屋子里坑下有个地窖,窖里有他一生作孽的积蓄,约值五十万两银子,还有他练武的心得笔录,他是怕身死之后,未能完成心愿,将这笔银子送给发现这针筒的人,唯一的条件是替他完成心愿,杀死三魔。”

    陶芙感激地道:“这片心愿是很值得感激的。”

    古秋萍道:“我正愁无法处理他的尸体,这下倒有很好的办法了,就借用他的地窖吧,至于那笔银子”

    陶芙道:“听由大哥处理好了。”

    古秋萍道:“那是该属于小姐的。”

    陶芙道:“我用不着,师父给了我五百两金子。”

    古秋萍道:“照小姐出手的大方,五百两金子怎么够花呢,我想小姐身边的藏金不会超过五十两了。”

    陶芙道:“我没有计算,一直放在驴子的鞍袋里,随掏随用,我想剩下不会太多了。”

    古秋萍道:“那我们还是借用他的藏金吧,在陪你找寻仇人的这段时间内,我不能作案子的,用不了的就替他散去救救贫穷之人,做做好事。”

    陶芙笑道:“五十万两,带在身边多么累赘。”

    古秋萍笑道:“小姐真是不通世故,五十万两只是一个估价,哪里会全是银子呢,窖藏是他带来的,如果兑成金子,也得装上一车满满的,挟重资来开一个小客栈,不是开玩笑吗,我想都是极品的珍珠、玉之类的。”

    说着拿起了钥匙,到店后转了一圈,回来时捧了一个匣子道:“地窖里只有这个匣子,里面的东西却是价值连城,五十万两是六年前的估价,现在恐怕有百万身价了。”

    陶芙一怔道:“什么东西这样贵重?”

    古秋萍道:“十颗龙眼巨珠,一盘无瑕汉壁。”

    陶芙道:“就是这点东西能值百万两吗?”

    古秋萍道:“六年前正当各地闹白莲教,乱世珠玉如粪土,现在天下太平了,这些东西也跟着涨价了。”

    “尤其是各地封疆大吏,为了纳邀京师权贵的欢心,千方百计,搜罗奇珍以献,如果找对了主儿,还可以提高一倍。”

    陶芙一愕道:“做官要下这么大的本钱吗?”

    古秋萍道:“没有钱就别想做大官,好在这是民脂民膏,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自有办法加倍刮回来。”

    陶芙默默片刻才道:“官场中这么可怕,难怪我父亲要急于退身了,他老人家是一介不取于非义的正人君子。”

    古秋萍轻轻一叹道:“如果令尊肯随波浮沉,依然在宦途中春风得意,倒不会惹来这杀身之祸了,我不想去毁谤天理,但苍天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

    陶芙想了一下道:“我不以为然,朝廷中有先父那样的廉吏,江湖上有大哥这样的侠士,就证明天理仍在照应着人间,正义仍然没有被邪恶所笼盖着。”

    古秋萍轻轻一叹,将王大光的尸体拼拢来,找了一条棉被包好,送到地窖中,又打了一盆水来,洗去地下的血迹。

    陶芙只能由他一个人忙,歉然地道:“大哥,真对不起,我一点也不能帮你的忙。”

    古秋萍笑道:“你是小姐,我是仆随,该我做的。”

    陶芙只能叫一声大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草草地歇了一宿,第二天古秋萍把吴老三从家里叫了来,只说王老板接到家里的信,急急回去了,把店业送给他接理,同时留下四百两银子,吩咐他转送给其他伙计,因为有王老实的亲笔信为证,吴老三自然深信不疑。

    古秋萍又道:“吴老三,我虽然接下这客栈,却不能在这里主理,一切都交给你了,栈里的大小事务都由你主理,你把家搬到店里来住着照应,经营的方法仍是跟王老板一样,不图盈利以方便穷人为主,不要怕亏累。”

    “明天我到城里最大的银号,存上三万两银子随时支用,你们的薪酬从明年起增加一倍,唯一的条件是要把王老板那间房子经常保持整洁,我不定什么时候会来住,不准翻动屋里的任何东西。”

    听说有这么好的条件,吴老三自然千应万谢,忙着张罗一切去了,陶芙这才私下问道:

    “大哥,你还要开着这客栈干什么,干脆送给他们算了。”

    古秋萍道:“这既是王大光为他过去赎罪的方法,我必须加以维持着,何况他的遗体留在这里,也该有人照料。”

    陶芙问道:“他们不会发现吗?”

    古秋萍道:“不会,除了那把钥匙,任何人也打不开地窖的门,王大光是江湖出身,布置很周密的。”

    陶芙道:“尸体会臭的。”

    古秋萍道:“没有尸体了,只有一具枯骨,王大光对用毒是行家,他地窖里有化骨散,弹上一点,连衣服都化尽了,此人真是一代怪杰,他遗下的武功抄本已经很精辟,而有关各种毒药的制配,更是洋洋大观。”

    陶芙道:“那本武功秘籍呢?”

    古秋萍道:“我留在他身边了,只把毒经带了出来,因为三大天魔也都是用毒的行家,我们必须对毒物的知识有充分的了解才不会为他们所乘。”

    陶芙想了一下道:“那就请大哥费心研究了,我看不见,也无法从事制炼的工作。”

    古秋萍道:“是的,那些毒药都很危险,睁着眼睛去看都会出纰漏,小姐还是别去沾它们的好,练功的抄本也不适于女子,否则我就呈给小姐了。”

    陶芙道:“我不要,我师父的武功别创一格,不能涉及旁骛的,但对大哥可有点好处。”

    古秋萍道:“好处很多,但不能接受,因为我帮小姐报仇是履行一项信诺,不该从中取得任何好处,即使研究毒经,也是为了小姐,否则我沾都不沾它。”

    陶芙默然片刻才道:“是的,我忘记大哥是一毫不取的耿介君子,冲撞大哥了,请大哥莫见怪。”

    古秋萍笑了笑道:“没什么,倒是幸亏王大光有了那份抄本,使我可以临摹他的字体笔迹伪造了一封信,否则对吴老三解释起来,倒是不太容易。”

    陶芙道:“大哥只看了一眼就能学写像吗?”

    古秋萍道:“我是世家子弟出身,临书是我的基本功课,这点小聪明我是有的。”

    陶芙又问道:“追寻李光祖的事如何进行呢?”

    古秋萍道:“我要出去转一下,我用旧日的几个手下,把李家的情形摸摸清楚,等我回来再说。”

    陶芙哦了一声道:“大哥的手下真不少,我们一路行来,几乎处处都有大哥的人。”

    古秋萍笑道:“我干的是这门行业,必须处处有人,才能保持耳目聪敏,我的手下与别的绿林道不同。他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人,不会武功,作案是我一手包办,他们负责销赃,受一成利润,另外替我分发赃物,布施贫家,所以我犯了案,牵不到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当地的慈善家。”

    陶芙点点头,古秋萍就出去了,带走一颗珠子,足足过了一天,黄昏时才回到店里。

    吴老三把家小都接来了,对陶芙侍候得十分周到,古秋萍嘉勉了几句,然后就与陶芙辟室密谈。

    古秋萍进门第一句话就问道:“小姐的针线活如何?”

    陶芙笑道:“我虽然眼睛看不见,这一手倒是会的,连穿针都不要人帮忙,大哥问这个干吗?”

    古秋萍道:“现在有个极佳的机会,李将军府上在找女工去赶制新衣服,小姐可以混着进去。”

    陶芙神色激动道:“大哥能确定李光祖在那儿吗?”

    古秋萍道:“如能确定,我们就找上门去了,正因为无法确定,才必须去摸摸清楚,以免轻举妄动!”

    陶芙稍感失望地哦了一声,古秋萍道:“不过据我观察所得,倒也不算太离谱,李光耀原是个破户出身,因为深通水性,在水师中混到个把总的前程。”

    “然后就走了京官路子,飞黄腾达,三年前外放为苏州将军,俨然为一省军政大臣,其中不无可疑之处。”

    陶芙道:“这仍与李光祖搭不上关系!”

    古秋萍笑道:“小姐,我们看事情要往深处推究。分水天魔李光祖水上功夫卓绝,这与李光耀不无关系。”

    “再者李光耀由水师把总一跃为将军,都是靠银子买来的前程,他哪来那么多银子报效上官的,武官最多是吞粮饷报虚额的一点好处,轮到一个把总,油水已少得可怜,怎么样也混不出头的。”

    “可是我听说李光耀从不干这些事,他的属下不但按时开饷,逢年过节,还有例外的赏赐,他做这个将军是私贴腰包的,所以官声极佳,想来想去,他除非另有财源,必然是李光祖的津贴了。”

    陶芙道:“那么他真是李光祖的哥哥了!”

    古秋萍道:“大有可能,但将军府里的家人都是他从北边带来的私人,详细情形不容易打听出来,只有深入宅里刺探一下,所以我才想到利用这个机会!”

    陶芙沉思片刻道:“缝缝针线我是没有问题,只是目不能见,到了那里也是没什么用处!”

    古秋萍道:“小姐先进去了再说,利用做针线的机会,跟宅里的内眷闲谈一番,自然会有一点线索。”

    “此外我也会在另一方面设法刺探的,小姐如果答应.明天一早,我就叫人领小姐进去,同时另外还有两个人陪着小姐进去!”

    陶芙道:“这是我的事情,我还有拒绝的吗?一切都听大哥的安排好了,只是我如何与大哥联络呢?”

    古秋萍道:“我会跟小姐联络的,我给小姐找来做伴的人是两个绿林道上的朋友,武功倒不怎么样,江湖阅历却十分丰富,有她们做伴,小姐也可以充分地信任她们!”

    陶芙忙道:“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古秋萍道:“是一对母女,母亲叫白发龙婆崔妙妙,女儿叫黑胭脂崔可清,她们已洗手几年了,刚好也寄居姑苏城中。

    她们母女曾经受过我的好处,而且崔可清还吃过分水天魔李光祖的亏,叫她们帮忙,她们一定不会推辞的!”

    陶芙道:“万一李光祖真在宅里,不会认出她们吗?”

    古秋萍一笑道:“她们母女洗手后,在一家尼庵里栖身,养得白白胖胖,不是当年闯荡江湖的样子,连我都不容易认出来,分水天魔绝迹江湖多年,更不会认出来,如果小姐不去,就叫她们母女去也使得。”

    陶芙道:“那我还是去一趟,为了我的事去劳动人家,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我怎么还能躲懒呢?”

    古秋萍笑道:“这倒无所谓,我是怕万一发现了李光祖的踪迹,不能及时把握机会,被他溜掉,再要找他就更难了,小姐,既然决定了,今天就跟崔家母女见见面,我去安排一下,明天就到李家去!”

    陶芙连连点头答应了,古秋萍再次出门,约两个时辰后,将崔妙妙母女用两乘小轿接了过来。

    崔妙妙已经六十多岁,崔可清也近四十了,母女二人都是胖胖的身材,沉静寡言,闲下就手捻佛珠,哺哺地念佛经,看不出曾经在江湖上闯荡过,她们对陶芙十分恭敬,对古秋萍也是一样的恭顺。

    古秋萍替她们介绍过后,道:“崔前辈,陶小姐对世故很隔阂,该是怎么进行你得多开导她一点。”

    “明天到了李府,我就把她交给二位了,除非是见到李光祖本人,她绝不能显露身份,凡事要仗贤母女照料了。”

    崔妙妙只淡淡地道:“古大侠放心好了,陶小姐伤了一根头发,我们母女就拿性命赔上。”

    古秋萍笑道:“那倒不是这么说,如果陶小姐自己也招呼不了的人,二位就是拼了命也帮不上忙,我只请二位在别的地方照应陶小姐,等到照面动手,二位只管顾自己好了,否则二位已洗手归山,被古某拉了出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古某心中也过意不去。”

    崔可清慨然道:“古大侠怎么这样说,我们母女受大侠的恩,碎身难报,在我们的如意庵中,还供着大侠的长生禄位呢,难得大侠给我们一次报恩的机会。”

    古秋萍脸色一正道:“大嫂如果要提报恩的话,我就不敢麻烦了,那个长生禄位的名牌我已砸碎了,请二位以后千万别再这么折腾古某了。”

    崔妙妙道:“这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