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边缘旅客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每次回到家乡,总要到母校去看看,每次去到母校的时候,都能看到那口悬挂在走廊上的钟,铁锈布满着全身。站在下面,永远也看不到经常敲击的那个地方是否还能看出点亮度来。当然,谁也不会刻意去看的。因为它一直就挂在那里,谁会注意到它呢?一是它其实不能算钟,也没有显赫的历史,这个学校的年龄就比我大十多岁而已,屈指也不过四十多年;二是它也没有传奇的经历,就是那么一个大汽车的轮胎钢圈罢了;三是现代的电铃是自动化的,它的存在只是在没有电而又需要提示上下课的时候,人们便又才听到那洪亮的声响来。不过现代物质的车轮早已辗碎了人们对生活闲适的追求,那本不能算钟的东西发出的类似钟声的声响又怎能荡漾起人们对精神的渴慕呢?

    第一次读张继枫桥夜泊这首诗是在我的故乡我的母校。老师并未曾给我们讲张继落弟的背景,所以寒山寺的钟声并未给我童年留下什么意象,以后也有很多次听到人们朗读这首诗,也没有听出它的意味,或许那无形无质的钟声并不是我们这群农家孩子所听得到的。当我考县重点中学因总分加错而没收到入学通知书,形同落榜的那些日子里,偶然间的一个月夜里,那千年的钟声似乎进入过我的梦里,直到我走出大学校门,那钟声也只是在梦里敲响。但我却是在一声声的钟声里成长起来的,那是我母校用于教学时间的钟声,虽是一种讯号,却也是一种精神的催生剂,一种告别愚昧和无知的宣誓,一种奔向文明和礼仪的礼赞。

    许久以后的一个日子。也是一个停电的日子。已是一个中学教师的我,在几千人的城郊学校里,我茫茫然地看着因停电而没有铃声的上下课的情景,突然似乎听到了那来自远方的钟声。是那样洪亮、悠长,穿行于群山之间,敲击着我渐已迟钝的情感,震撼着我渐趋麻木的心灵,涤荡着我沉闷和虚无的魂灵。于是,离我而去的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似乎又回到了母校,让钟声唤醒我童年的梦。

    我五岁那年九月的一个清晨,父亲领着我沿着那条小径来到了学校,给我报名时,是我一个远房的舅舅(同一个祖姓),问及我的名字时,我很怯地给他说:“叫‘丑’。”他有些惊奇地说:“这么‘乖’的娃,怎么丑呢?”我爸说:“他是牛年生的。”于是,我这丑名便随着我的懵懂一起成长,期间发生过关于这个丑名的很多既伤心又有趣的事,不过随着时间又渐渐消失在童年的河里。只是有一件事如今还是让我时时念起,那天早晨,我放牛回家迟了,顾不得吃早饭就往学校赶,但还是在学校背后那道山梁上就听到了那悠长而又悠长的钟声,一刹间我急促的喘气声和嘭嘭的心跳声也融进了那该死的钟声里,宣布着我的死刑:我又迟到了,老师又要点我的名字了。我冲到了教室门口,同学们很安静,眼睛直盯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一样,也没有听到老师的声音,我低着头不敢看讲台那边,但我感觉到有一双犀利如剑的眼正在剥蚀我这瘦弱的躯壳,直至我的灵魂深处,我已不再喘息但心却跳得更加激烈起来。我的耳里好像从亘古传来一道声响:“你还是没有听到那钟声吗?不要人如其名啊。”柔和得让我差一点就掉出了泪来,我并不明白那“不要人如其名”的含义,只是之后我尽力使自己不再迟到。在那悠长而又悠长的钟声里,我逐渐明白了许多的道理。该五年级就毕业的我们,上级突然要求我们再读一年才能升初中,于是我们班也是我们这个年级就成了第一个小学六年级了,也在这一年里我突然觉得我的这个人就这个丑名一样丑,丑得在别人眼里只剩这个丑名和一个虚无的影子,我便觉得是这个名字连累了我,下决心改掉那个丑名,以至于在那钟声响起而我还在那道山梁上时,不必担心“人如其名”了。上初中我就改了现在的名字,一晃三年,我第一个从这个学校走进县重点中学,带着那悠长而又悠长的钟声去到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又历经三年,却再没能听到那环绕在山梁间的声响。走进大学的那一年,乡里终于通了电,那钟便在锈迹里数着岁月,在淌着知识与童真的校园里守着一个虔诚的梦想。

    二十九岁那年六月的一天,我以调研员的身份回到母校参加小学毕业班毕业考试,停电了,时间还有最后一分钟时,老校长拿起小铁锤准备去敲钟时,我说:“让我来吧!”老校长却半开玩笑着说:“这该是我这年龄的人干的活啊。”我说:“二十多年来,我从未敲过它一次,我想敲响它一次。”老校长笑笑,递过他手里的小铁锤,我郑重地竭力地高高地专注地敲下去:“当——当——当当——当当当——”钟声一刹间传遍了整个校园,传响在校园外的空间里,传响到学校周围的群山间,我又仿佛回到那道山梁上,喘息着奔跑着冲向我身边那个熟悉的门口。

    一切都归于平静,一切都缥缈于那悠长而又悠长的钟声里,一切又都似乎凝固于这悠长而又悠长的钟声里,包括我和那口锈迹斑阑的钟。

    张继枫桥夜泊里的钟声也响了起来,不过那已成为我在另一时空里的音乐了。如眼前一张张洋溢欢欣的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双双闪烁着智慧的明澈如镜的眼,一朵朵含苞待放充满生机活力的生命之花、青春之花、栋梁之花,时隔千年的声响就让其成为他们一段人生优美的伴奏吧。

    如今,身在异乡他校的讲台上的我,已习惯了听那机械而急促的电铃声。

    母校启蒙我心智的钟声在梦里敲响时,或许不让我拒绝,因为那就叫怀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