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艾兵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奶奶从小把我拉扯大,对她,我从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后来我们陆续长大,奶奶也就回到了老家,在老家她一天天老去,最后终老在床上,我的大爷大妈及堂兄们为她送了行。

    奶奶去世前的半年左右时间里,饭量奇大,偏偏又特别爱饿,不幸的是我的奶奶这时已经糊涂了,她从来不思量自己饭量的事,却对饥饿一直耿耿于怀,逢人便说我的大妈不给她饭吃。好在农村人情味极浓,一个女人对公婆怎么样,全村的人早就烂熟于胸,因此大家对奶奶的这番言语并不计较,再加上确实有人亲眼目睹了奶奶吃饭的全过程,知道她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也知道她已经糊涂了。

    对我的大妈,我一直心存感激,虽然那是她的亲婆婆她有养老送终的责任,可是当时我们举家在南方,不能对奶奶尽到一点孝心,我的大妈从来没挑过我们什么,对奶奶总是以德报怨,从不计较奶奶的过分的言辞。我不知道我的大妈的胸怀怎么会那么宽,当奶奶对她误会的时候她总是一笑,一如既往地侍奉她。

    奶妈过世的时候,我的父亲回来了,我们却仍在南方,此时我们不见奶奶怕有六七年了,我不知道奶奶临终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过我和我的姐姐妹妹,我们是她流浪的子孙,如果她神志清醒的话应该记得我们的,可是她患老年性痴呆已经很长时间了,未必能想起我们来。在我的记忆中,奶奶是很疼爱我的,现在看她的遗像,并不如爷爷慈祥,甚至还很有几分威严——在老式的小脚女人中,她应该算得上一个比较厉害的婆婆——但她从来没骂过我,也没打过我,相反,对我还很有耐性。由于时间太久远了,我不能记得过多的奶奶的事情,唯一留给我的只是这些片断般的感想。

    奶奶离开我们回到老家的时候我只有五岁,此后一直到她去世,这段时间想来也有六七年的光景,这六七年间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等我们返回老家的时候她已经去世多年了,我为没有再见到我的奶奶而经常感到遗憾。我知道“奶奶”这个称谓已经变成了记忆,我只有在记忆深处去寻找它的主人!

    多年以后我又有了一个奶奶,我对自己奶奶的记忆终于有了归宿,我不知道我的这两位奶奶有什么区别,她们都是一样地疼我、爱我,不同的是一位奶奶曾经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怕我跌倒,另一位奶奶走路的时候总要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怕她自己跌倒;一位奶奶已经去世,另一位却仍健在;去世的奶奶我的儿子应该叫她“老太太”健在的奶奶我的儿子总是叫她“太姥姥”她就是妻子的奶奶,老丈人的亲妈,我的岳祖母。

    我的岳祖母从见到我的那天起就格外地喜欢我,以后我就逐渐进入了她的生活。在她众多的姑爷当中,她总是对我高看一眼,家里有什么聚会,别的姑爷不来她可以视而不见,我如果不去,她总是要不厌其烦地向所有的人打听。我偏偏又是婆婆妈妈的性格,喜欢没话找话和她闲聊,不得不承认,和她聊天有时确实很烦,她总是说些陈年的旧事,我也只好耐着性子让她的话从我的这个耳朵进去,再从那个耳朵出来,不时还“咿呀”地应几句。也许正是我的虚伪赢得了老人的欢心,老人家更高兴了,老人家一高兴,姑姑们也就高兴,姑姑们高兴了,免不了在老人家面前夸我,于是老人家更喜欢我了。

    后来我和妻子离婚,妻子的大姑后来告诉我,奶奶总是举着一听饮料对人说:“这还是振宇给我买的呢!”听到这儿,我很黯然。这件饮料是那年十一前后给奶奶买的,不想年底我们便离异,更没想到奶奶睹物思人,因此很长时间没舍得喝。再后来老天捉弄,我们又走到了一起。此时的奶奶已经住在了儿子家,和我的老丈人、丈母娘生活在一起。母子们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婆媳间早年的纠纷,孙子孙女的不更人事,这一切都使她寂寞而孤独。有几次我去丈人家,总是看到她眼圈红红地躺在床上,我心中便老大不忍,用手绢给她擦去眼泪。奶奶这时就问我:“你怎么好几天没来了啊?”

    我不自然地笑笑,怕她看出我的心事,就敷衍她说工作忙,她总是很信任地点点头。有一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