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暗眸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在我们学校里面,最有名的学系是历史系,而最有名的教授莫过于历史系的王明教授。他对于考古的狂热是众人皆知的,而最近听说居然能有机会帮市博物馆验收据说是有五千年历史的埃及木乃伊,更不由得使他欣喜若狂,几乎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教授的女儿王晴是和我同班的女生,她和他爸爸可不一样,是一个前卫的女生,不但人长的很漂亮,而且活泼外向,一直都是大家的注目点,在班上也就是只有她不会因为觉得我穷就不愿意和我说话,所以她算是我在这个班上的好朋友。

    早课完了之后,我和王晴在教室里面闲聊,她却告诉我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昨天下午,运送木乃伊的集装车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司机离奇死亡,幸好运送的东西没有损坏。说到这,王晴很神秘的说:“据搬运的工人说,出了车祸之后,车子居然一点都没有烧伤哦,而司机的四体却像放在烤炉里面烤过一样,活象一个木乃伊,听说你是佛门弟子,呵呵,有没有什么办法感应一下啊?”说完她自己就笑开了,我也笑了心里却有些不安了,我看着她,印堂灰暗,似乎有碰上不好的事情,就对她说:“王晴,你爸爸呢?”王晴坐在桌子上,摇晃着两条腿,说:“他啊,听说西安秦皇陵附近有发现,就跑去了,可能还要几天才回来吧。”“那放学之后你可以带我去看看那具木乃伊吗?”王晴一楞,随即笑了:“可以啊,它就放在历史系的地下室,这个可没有人知道哦,我倒是有哪个地方的钥匙,不过,你小子不是动什么坏主意吧?”我讪笑着,也没有再说什么,刚好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响了。

    体育馆里,大家都集合了准备上体育棵,点名的时候却独独少了王晴,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忙拉着一个女同学问:“你刚才出来的时候看见王晴了吗?”“看见了啊,哪个家伙动作可真是慢呢,我们出来的时候,她才刚开始准备换衣服呢。”这个时候,老师叫一个女同学去更衣室叫王晴,看着同学跑向更衣室的背影,我内心的不安更加的强烈,突然,我们都听到女更衣室里传来女孩的尖叫声,我的脸一沉,飞快向更衣室跑去,到了门口,看见那位女同学坐在地上,咬着手指,脸色发白,浑身发抖,我一个箭步跨进更衣室,可是里面的情景却让我大吃一惊

    更衣室的地板上倒卧着一具尸体,不,应该说是一具干枯的木乃伊,身上的校服与头上的发卡正是王晴的,我的头翁的一声,眼睛一下红了,不仅仅是因为伤悲,更多的是愤怒,因为王晴的脸上的表情,虽然肌肉都干枯了,但还是明显的从扭曲的面部表情、张大的嘴巴,还有握紧的拳头,都无不一显示出她生前曾受过极大的惊吓,更过分的是她的双眼已经被挖出了眼珠,空洞洞的眼窝看着我,好象在申述些什么东西,我握紧了拳头,到底是谁下了这样的狠手,体育老师一边扶起被吓坏的女生,一边叫我们离开现场,转身的时候,我瞄见了王晴的身边有一根好象鸟类的羽毛,我偷偷的捡了起来,藏进了衣服里,说不定从这个上面可以找到一些线索。我走出体育馆,浩瀚的蓝天下,大鸟展翅飞过,很快没有了踪迹

    校园的另外一边,戏剧社的社长宋玉在高兴的哈哈直笑:“我终于让那叶答应演出我的新戏永远的尼罗河了。”旁边的长生很奇怪的问他:“为什么一定那叶来演呢?”社长一脸得意的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选择她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她的五官精致深邃,很接近中亚海地方的人,而且你不认为她真的很美丽吗?二是呢是她的的确有这个能力去演这个角色,她是这一届中艺术表演中的佼佼者,第三个原因就是他是一个富家女,由她来主演,我们将可以得到一大笔的赞助金,哈哈,我要在我毕业之前辉煌一把。”窗外突然闪过大鸟飞翔的痕迹

    夜深,我一个人走到操场的边上,看四周吾人,从鼓鼓的包里面拿一个盆子来,放在地上,点着了火,我那出那根在王晴死亡现场捡到的羽毛,虽然这看上去是一根平常的羽毛,不过我却可以强烈感觉到不好的预兆,所以我决定用念力来看看,或许可以看出发生过些什么。我对着火盆盘腿而跪,将羽毛丢进火里,双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埯萨哩缚坦他锇多母瑟致稷日罗萨璀母瑟致阿埯!”刚一念完,突然一只人头鸟身的怪物从火光中向我冲过来,虽然知道是幻境,但是还是让它吓了我一跳,再仔细一看,那怪物却不见,只看见面前是黄沙茫茫,孤单的金字塔树立在如血的夕阳下,一行骆驼商人缓缓行过,铃声遥远飘渺,一转眼怪物带着画面转到金字塔内部,四处散落金碧辉煌的陪葬品,怪物飞到一个做工精致的木乃伊的棺木上站着,铜铃般大眼睛瞪着我,我心里一阵发毛,赶紧念了一个诀:“菩提娑婆诃。”四周恢复一片漆黑,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这只怪物我倒是没有见过,寻思之下,决定明天去图书馆查看资料。

    图书馆里桌几明净,很多同学都在安静的学习着,我忍受着打喷嚏的难受劲在顶楼翻查那些上面已布满灰尘的历史文物资料,天啊,这些书都几百年没有人翻过了,我用袖子捂在鼻子,小声的打了一个喷嚏,偷眼看了看四周,还好还好,没有人看见,我偷偷的笑了笑,继续在书堆里翻着,终于在译本我以为用力翻都会弄烂它的书上看到相关的记载:埃及传说中的神鸟,人头鸟身。古代的埃及人拥有再生的思想,死去的人的灵魂虽然离开了身体,不久会再回到自己的肉体而复活,所以,为了完整地保存遗体,就把尸体制成木乃伊,而神鸟是肉体复活的象征,因为神鸟就是木乃伊灵魂所化,可以从墓中飞出去,自由飞翔“合入书本,我陷入沉思,难道这个就是远古埃及的神鸟?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突然灵光一闪,难道和那具木乃伊有关,正当这个时候,听到图书馆外面警车呼啸,还伴着学生的喧闹声,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出事了吧?

    跟着学生涌去的方向跑去,发现戏剧社门口围了一大堆的人,我挤进去一看,又死人了。和王晴的死法一样,尸体干枯,双目被剜去,面部表情扭曲,象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我看见其中的一位警官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的是——羽毛!!,一根和我捡到的一模一样的羽毛,我的脸一下白了,难道真是神鸟在杀人?可是为什么它要杀人呢?我思索着推出人群,突然感觉有人在盯着我,我转头一看,是那叶,她站在那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然后转身走了,只留下更加是一头雾水的我

    王晴头七的那一天,我决定她家看看王教授,走过一条林荫道,在郁葱的花圃边上的小洋楼就是她的家,门口走廊的灯没有开,屋里的灯光也显的有些模糊,我走上前去,却发现在门前有铺了厚厚一层的石灰,我很奇怪,按了门铃“吱呀”门开了一道缝,从缝里挤出了一张脸,我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正是王教授,我礼貌的向王教授讲明来意,他听了,也不说一句话,把门打开,倒背着双手走进了屋子,我跟着进屋,客厅里面灯光惨暗,地上撒落了很多书,我随手捡起一本来看,是一本关于考古的书籍,王教授走到沙发前坐下,昏暗的灯光,我看见他神情缟灰的不停的翻看丢在一边的书籍,几天不见,头发都已经满目银丝。我不忍看下去,转头看着墙上,王晴的遗像挂在上面,应该是上次和我一起去五台山的时候照的吧。照片里的她依然笑的十分开心,如今一缕芳魂已经不知道飘渺何处了。我的鼻子一阵酸楚,差点哭了出来。我走向王教授,轻声的对他说:“教授,节哀啊!”教授闻言,抬起头看我,浑浊的眼珠转动着,眼眶里面盈着眼泪。他一把抓住我的手,也许是因为常年的进行考古工作,我能感觉到他的手粗糙,就象裂开的松树皮一样扎手。教授看着我,嘴里呢喃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看着他,心里升起一种悲哀,假如我有父母,他们应该也和教授一样,对子女对包含着深刻的感情吧,一定是的。我紧紧的握着教授的手,用一种坚定的声音对他说:“教授,能不能带我去看那具木乃伊?我怀疑王晴的死和木乃伊有关。”教授似乎很震惊,放开我的手,在屋子里面不停的踱步,几个来回,他披上衣服,拉着我,只说了一个字:“走!”

    风似乎起了,路边的树枝晃动着,我随着教授的脚步走向历史楼,四周黑幽幽的,除了风隐隐的泣鸣声就是我们走路的脚步声,我急切的走着,一种内心涌上的莫名的冲动充斥着我,不远处的历史楼在夜色中沉寂着,就象一头在酣睡的巨兽,旁边的植物园里一阵扑腾,一只大鸟划空而破。我定定神,继续向前走着,手心却不知不觉中出汗了。终于到了历史楼的地下室,那时一个用水泥构建的地下室,一种腐臭夹着马福林药水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屋子,我环视四周,除了一些在我眼里是碎瓦片的东西和考古的工具外,最为显目的就是当中那个木棺,象牙制作,上面呈船型,棺面上除了有图画的浮雕之外,还镶了一层红绒面的毡子。我走向前去,注视着这副棺木,教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小钥匙,插进了棺木的钥匙孔,我注意到窗外的风更大了,不由得有些紧张,右边的牙齿也开始隐隐的疼了,我伸手进衣袋,握紧了放在口袋里面的佛珠,身体不由僵硬了。

    棺木打开了,一阵混着厚重香油的呛人的气味在这个屋子弥漫开来,软软的垫子上,静静的躺着木乃伊,木头雕刻的面具精美,上面镶嵌着珠宝,面具上的人像线条柔和,五官精致,看来是一个女人的木乃伊,教授在旁边讲解着:通过对陪葬品里的图片和文献的研究,发现死者为当时法老王宠爱的美丽歌女,为了排谴法老王死后的寂寞,活生生的被挖空内脏,制成了木乃伊。“美丽的歌女啊!”我有些神迷于木乃伊精美的面具,不由伸出手去触摸面具,突然一阵长啸,一只怪物从窗口破窗而入,直冲向我,我拉着教授,一个打滚,险险的躲过它的冲击“嘶啦”我左臂的衣袖还是给她的利爪给抓破了。怪鸟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棺木的面上,瞪着我,我一看,果然是人头鸟身,我感觉的到教授发抖的身子,牙一咬,拿出佛珠,做了一个手印,口中念着:“缚日罗萨缚恶弱哞斛稷斛埯!”手印幻化莲花向怪鸟打去,怪鸟惨叫一声便飞走了,我看着它走了,才呼了一口气,转身看着教授,却见他面如死灰却眼里却散发着骇人的炽热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木乃伊,我忙拉了他一把,说:“教授,这个木乃伊我看是不祥之物,你最好不要解剖它了。”教授却好象没有听见,摇摇晃晃的想灌木走去,仔细端详着木乃伊,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我心里又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右边的牙齿该死的又开始疼了

    果然第二天就听说历史系王明教授将在七天后在学校大礼堂进行古尸解剖,并同时上演学校戏剧社的新戏永远的尼罗河。以加强其强烈的对比效果。听说还有电视台来进行转播,听到这个消息,我脸色一下苍白了,我就知道,我的牙齿疼就根本不会有什么好事出现。我一下课,就跑到王晴家,拼命的敲打着门,我知道王教授就在里面,一阵拍打之后,门终于开了,除了教授苍白怪异的脸之外,我闻到一种很熟悉的味道,是马福林的味道,我一把拉开教授,跑进房子。房子里光线阴暗,厚重的布幔遮住了窗外的阳光,使我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用力的拉开窗帘,外面耀眼的阳光洒落了房间的角落,我却我看见的一幕给吓呆了,王晴的灵堂给拆的七零八落,而王晴的尸体却躺在地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手术刀、酒精之类的东西,整个房间散漫着马福林恶心的味道,我急忙上前查看王晴的尸首,发现左肩的一块皮肤不见了,露出了扭曲且同样干枯的肌肉,我转头想问教授怎么回事,却看到教授在聚精会神的在显微镜下观察着什么东西,我好奇的凑上去一看,差点让我吐了出来,原来在显微镜下给教授观察的就是王晴不见的那块皮肤,我一把抓住教授,用力的摇晃他,似乎想把他摇醒::“教授,你是疯了吗?她可是你的女儿,她已经是不明不白的死了,你还这样对她,你到底是不是她的父亲啊?”王明教授看了我一眼,眼神呆滞,只是愣愣地说:“不对,还是不对,为什么呢?”我松开他,转身去把王晴的尸首抱进棺木里,然后大踏步的走出这个令人无法忍受的小楼,身后只传来教授的狂笑和喊叫:“宝贝女儿,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我转过头,再看了这小楼一眼,我想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现在的我应该做的是去学院的办公室,希望可以阻止七天后的事情。

    说实话,假如没有什么事情,我想任何一个学生都不希望来教学楼这个地方,我拍拍身上的包,希望里面的东西可以让校方信服我的话。进了楼,我径自上了六楼的校长办公室,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校长在接电话,我掩上门,静静的站在一边,等校长打完电话,便和气的问我:“同学有什么事情吗?”我上前一步,说:“校长,我希望你放弃七天后的活动。”校长楞了以下,随即笑了,还是比较和气的说:“同学,这个是学校的决定,我无权更改的。”“啪”我用力的拍在桌子上:“因为这个木乃伊,已经死了两个人了。假如你不想死更多人,就应该停止那该死的活动。”(天啊,我想从来没有学生敢这样命令校长,我发誓,我绝对看到他头上的青筋跳啊跳。)校长一楞,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