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安迪浩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初次相识

    安生回到石桥镇的那一年,他十四岁。那天夜里,留给子君的唯一印象是一阵卡车发动机如闷雷般的轰鸣声。她分不清那是在梦幻里还是在现实中,给人一种如烟雨般朦胧不真实感。如同安生突然不曾预料的出现在了她的生命轨迹中。

    初二全班同学都睁着好奇的眼睛注视着讲台上那个羞涩的、茕独的他。他穿着粗布的衣裳,胀红着脸沉默的低着头--一个来自城市的贫穷男孩。老师让他向同学们介绍自己,他缄默了许久,终于声音颤抖着说出了简短的五个字--我叫苏安生。

    这就是安生留给子君的第一印象,宛如一个脆弱孤独无助的小猫。需要人的疼爱。

    同学们都不怎么喜欢这个习惯于沉默,不会表达,不喜欢交往的新同学。他独自一人坐在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久久的无人搭理。

    安生还清晰的记得那天,一个穿着一袭白裙,留着秀丽乌黑长发,脚上穿着一双纯百色球鞋的女孩轻盈的向他的座位款款走来。那时安生只觉得她象是天堂里飞来的天使,异常的清丽脱俗。

    女孩在他身旁的空位落座,随着她的入坐,一阵清香的风向他拂面吹来,其中夹杂着百合和蔷薇的暗香。安生顿时感觉自己正身处鲜花的海洋里,阵阵花香象拍击海岸的海浪一样扑鼻而来。

    女孩对他嫣然一笑,明眸皓齿,面容清秀。明亮的眼睛盛满了一汪柔情。

    你好,我叫子君。

    我叫安生。

    你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无人可以交流。

    那我可以成为你的朋友吗。

    恩,好。

    寥寥数语,就这样子君成为了安生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一个。

    安生回到石桥镇时已经是深夜凌晨,赶了一天一夜的车。破旧的家具物什堆满了整整一卡车,好似一座突兀的小山丘。四周是一片寂静般的黑暗,万物在安详中沉睡。

    那时子君正在自己家二层小洋楼里熟睡,依稀的听到如苍蝇般的嗡嗡声在耳际缠绕了片刻,然后消失。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石桥镇,去了城市。城市里激烈的市场竞争,不是父母可以想象的。跟随他们在城市中四处漂泊,迁徙过无数地方。换过许多不同的工作。因为生活的艰难和生意的不景气,更因为一直的贫穷,最终还是无从选择的回到了家乡。

    安生老家只剩下了一座破败的红砖瓦房,还是他爷爷遗留下来的唯一遗产。现在它已经象生前处于弥留之际的爷爷----喘着粗气,奄奄一息。他们家邻居是一栋华丽的二层小洋楼。他对它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好奇。他们家肯定十分富有。他轻易的想象出里面一定有宽敞豪华的客厅,有华丽的家具,有明亮温馨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有红木书桌,有许许多多的好看的书籍,洋楼后面还应该有个后花园等等。

    他当时并不知道那便是子君家。

    二两个人相处

    从十四岁到十六岁的两年多的时间,是安生人生中象阳光一样灿烂的日子,也是他一生中如宝藏般值得珍藏回味的时光。因为在那段时光他的世界里有了子君的存在。

    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不怎么喜欢这个性格古怪的男孩,他的许多功课都一塌糊涂,除了他的语文和英语成绩。每次碰到自己的老师和同学从来都不向对方问好,亦不和他们交流。班上的同学都说他爱摆冷酷。他只装作视而不见,漠然处之。唯有子君依然不顾舆论的和安生交往。

    初二开学不久,安生利用自己积攒多年的零用钱,在镇上二手车贩手中购了一辆旧单车。从此他的单车后座上多了一个人陪伴他每个午后黄昏。

    在温暖的暮春时节,夕阳燃烧的黄昏。他们疾驰在小镇无人的公路上。两旁远处的群山,连绵迤逦不断的在视野开阔处延伸,附近的野地里持续的飘来阵阵野花野草的清香,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坐在后面的子君的长发和裙摆也随着风的拨弄而迎风飘扬。两颗年轻充满激情的心此时正沉浸在自由的渴望中。

    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不说话。仿佛是无声却胜有声。灵魂的相通是不需要太多语言的。有时语言太多反而会打破事物瞬间的美好。所以他们习惯于选择沉默。

    安生骑累了,子君双手撑在他的后背上轻盈的从后坐上跳下来。然后他们把单车停靠在路边,双双的坐下来看落日夕阳。路边的田野里清风拂面,金黄的油菜花在充满激情的快乐绽放,如同一个个孩子的笑脸。

    此时的太阳象一个燃烧得通红的火球,它附近的云霞也沾上了它的火色,形成绚丽夺目的火烧云,火红的云层在天际灿烂的欢笑涌动,照亮了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它们也被涂上了一层红彤彤的霞光。渐渐的太阳四周开始泛起一圈黑色的光晕阴影,太阳也缓慢的向山里面落去,起初是一个整圆,然后是半圆,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剩下天边云霞四周还泛着火光,不时的有一些寂寞的鸟群飞过,发出单调响亮的哀鸣,留下一阵空旷的回音。

    安生,天黑了。

    是啊。

    又过了一天。

    是啊。

    我们的一生是不是也是这样一直走到终点呢?

    也许。

    那些少年时的一些寂寞无聊的时光就这么度过,略带哀伤却又无能为力。

    他们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是文学,那时候他们最喜欢读的是小说,也偶尔读诗歌。一本一本从学校图书馆里借出来,不管是上课还是休息时间,无止尽的阅读,沉浸在阅读给他们带来的喜悦中。

    那时的安生好象只对文学感兴趣,其余的学科都不屑一顾,而子君却门门都是优异,一直都是班上的优等生,受到老师同学们宠爱。而安生依然充当着被人遗忘的角色,除了子君。

    他们每星期休假时间,都会到石桥镇的石桥上去郊游。

    石桥镇被一条蜿蜒流淌的长河所环绕,在镇东面建有一座石拱桥,是小镇的象征性建筑。相传是建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年间,因为石拱桥的年代历史悠久,小镇的后人们就以石桥的名字来为小镇命名。石桥镇的镇名也由此而来。

    阳光晴朗的周末,仿佛心上也沐浴着阳光的气息。两个年轻的心也跟着活跃起来。安生脱掉脚上的布鞋,刺裸着脚走在粗糙的石桥桥栏上,伸展开双臂,如同一只小鸟在广阔的苍穹中展翅自由翱翔。

    他望着桥下奔腾东逝的河水。不禁想起了南唐后主的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昨夜小楼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个亡国的皇帝,望着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故国大好江山。心中有多少不能与人说的凄怅与感伤。

    一座六百多年前的石桥,让整个小镇也具有了古典的情怀。安生突然陷入历史的长河,缅怀伤感的深渊,仿佛时空转换回到了古代。正当他深陷思想的牢笼中无法自拨之时,子君不知什么时候也攀上了桥栏,唤着他的名字。他这才将思绪拉回了现实。

    子君看见安生在桥栏伸开双臂,象小鸟一样作出展翅飞翔的动作。她也脱掉白色的球鞋,爬上石砌的桥栏。子君脚步有些趔趄,于是安生在身后用双手握着子君的双手,他们俩面向着太阳,缓缓的向前迈着轻微的步伐。

    他们享受着阳光,享受着青春如火一样的激情。同时爱情的种子也在两人年轻的心中开始悄悄萌芽。

    那时他们最喜欢的诗人是海子。他们常常在一起咏诵海子的诗句。特别是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你知道海子是怎么死的吗?

    子君微笑的摇摇头,笑容象一朵洁白的花一样绽开。

    是卧轨自杀。

    那不是很凄惨!

    是,当呼啸的火车从自己身上飞速碾过,身体立刻分离成两半,人也顿时没有了知觉。如同睡着一样。

    你也想过会那样吗?

    有时候会想当自己不想再活在世间,该用什么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有时候生活已经把我折磨得生不如死。

    安生第一次看到子君家的时候就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哪怕是能进去看一看也好。他的愿望终于在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成为现实。

    那是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雨夜。疯狂的雨水从黑暗的夜空中倾泻而下,打在安生的头发上,脸上以及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仿佛体内流淌的不是鲜血,而是冰冷的雨水。闪电不时的在天际划出,放射着骇人的蓝光,如同墙壁上的裂纹。他又一次被母亲关在了屋外。

    他望见子君房间还亮着灯,那橘黄微弱的光亮让他在这寒冷的雨夜增添了一丝暖意。突然,他看见子君房间的墙上有个模糊的身影在渐渐朝窗前蠕动。

    子君立在窗前看见正被雨水无情击打的安生,头发湿淋淋耷拉在脑袋上,冰冷的水珠在上面顺流直下。他瑟缩着身体,象一只受了伤的小狗,裸露着伤口,期待人的爱抚。

    子君朝窗外呼唤着安生:安生,到我们家花园后门去,我在那等你。

    当子君打开花园后门的那一刻,安生看见子君依然穿着白裙,长发垂在胸前,上面镶着几颗晶莹的珍珠,撑着一把雨伞嫣然的笑着,笑容里充满柔情。如同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象等待他到来的天使。

    和安生起初想象的完全一模一样,花园里栽种着大簇大簇的蔷薇和百合。即使在雨中也能清晰的闻到它们散发在空中淡淡的雅香。父母已经熟睡,他们纷纷脱掉脚上的鞋提在手中,进入客厅,然后脚步踏着缓慢轻柔的节拍上楼。

    子君的房间陈设同样与安生想象中完全吻合。有柔软舒适的席梦丝大床,有厚实暖和的棉被,有风格华丽的书柜,有红木书桌,有许多好看的书籍。子君叫安生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她拿了她爸爸的干净衣服。子君在自己床上背对着安生坐着,安生换衣服的同时不时的看看子君的背影,脸上渐渐泛起一丝绯红,心里却如同冬天里的火把。

    那天夜里,他们的话特别多,仿佛一辈子也无法说完,但时间却无情的流逝。

    子君和安生并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他沉浸在子君的气息里。那种夹杂着蔷薇和百合的香味又一次将他全身挟裹,仿佛他正躺在一簇洁白散发着浓郁清香的花丛中,如此的甘愿沉湎下去。

    安生向子君诉说自己童年的往事阴影,他的家庭,他的伤痛以及他的愿望。

    为什么你不选择哭出来呢?

    童年每次遭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