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吾凄难宠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章

    回到檄羽阁后,程元秀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卫旬一进门就将下人全部遣走。程元秀瞧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忍不住问:“你有事要说吗?”

    卫旬不搭理她,将门关得严严实实,好像生怕别人闯进来似的。

    程元秀更奇怪了“你关门做什么?”

    卫旬还是不说话,转身直接就把棉袍给脱了。

    程元秀见他转眼间就脱得只剩中衣,当即变了脸色“你你要干什么?”

    卫旬气势汹汹地朝她走过来。

    程元秀立刻站起来“现在还是白天,你”话没说完,就见卫旬在自己面前站定,抬起了两条手臂,程元秀疑惑地看着他。

    卫旬微微颔首,也不看她“好好量,做得不合身我就让你好看。”

    程元秀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你是要让我帮你做衣服吗?”

    卫旬瞥她一眼,别别扭扭地点头“嗯。”程元秀低着头将卫旬高举的手臂给按了下来。

    卫旬一怒“你不做?”

    程元秀抬起眼,显得有些为难“我我不会。”

    卫旬眉头一展,疑惑道:“不会?那些香囊、手帕都是怎么做的?”

    程元秀捡起被他扔在地上的棉袍,又伺候着他穿上“我自小边爱绣点东西,可衣服

    我大约知道怎么制,可却没真的做过。”

    卫旬倒不介意“大约知道就行。”

    程元秀见他执拗,只得说:“那改日我寻些量衣的工具来。”

    卫旬听了立刻道:“一会儿我就给你弄来。”

    程元秀略有些奇怪“这么急?”

    卫旬把目光挪开“当然急,你看我身上这件多旧。”

    程元秀看了看他身上那件九成新的袍子“可你”卫旬不自在地拂开她的手,转到一旁去系钮扣“让你做就做,罗嗦什么。”

    程元秀似乎猜到了点什么,望着他的背影说:“你把我叫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不过为什么要说我眼疾复发了呢?这件事好不容易才遮过去?!”见卫旬不语,她忍不住绕到他的面前,微仰着头瞧他“相公,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卫旬立刻说:“我能有什么事。”

    程元秀歪歪头,黑眸中似乎染了点笑意。他从昨天起就表现得很奇怪,再加上今天的事,程元秀也看出些蹊跷了,难道他是嫉妒自己给别人绣东西,却不给他绣吗?这个想法令她诧异,但也有些开心,看向卫旬的眼神也情不自禁地变得明媚起来。

    “看什么看。”卫旬臭着脸从她面前走开“衣服不能做,那就先把我的靴子和香囊修好。”

    程元秀脸上的笑意未退“烂成那样恐怕不能好了,我再帮你做一个好吗?”

    卫旬唇角勾了勾,却冷着嗓子,装得勉为其难“嗯,凑合吧。”

    刚才的设想令程元秀的心里好像开了花儿,昨晚被打**的那点不快也消失了。

    自那日后,程元秀就正式地开始“养眼”了。

    卫旬声称她倒是没有复发,只是最近太过劳累,所以眼睛不舒服。

    大家都很担心程元秀,每天都要来探望,可每天都被卫旬拒于门外。卫旬就像是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似的,严禁杜绝程元秀再帮任何人刺绣、再出去乱逛,而自己也以照顾她为由暂时暂缓了马场的生意,抽出了更多的时间在家守着程元秀。

    “三爷,僖小姐又来了。”内室门外传来颂安的通禀声。

    卫旬眼都没抬“就说三奶奶睡着,让她回去吧。”

    颂安领命而去。

    正在“养病”的程元秀看了颂安的方向一眼,欲言又止地道:“相公”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