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暴风中文网 www.bfzw.cc,吾凄难宠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月华初照,映得满庭落雪如樱。

    都城侯府内,檄羽阁的院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男人大剌剌地走进来,扯脖子就喊:“三叔!”

    无人答应。

    他从屋里转了圈又走出来,站在游廊下又喊了一嗓子“三叔!”

    还是无人答应。

    他不耐烦地跑到庭院中央“三叔!”

    这位愣头青似的年轻人名叫卫金戈,都城侯的亲侄,而他吼了半天都没吼出来的那位三叔则是都城侯的么弟,上京“恶名远播”的卫三爷卫旬。都城侯今日一回府就大发雷霆,点名要见卫旬,顺手就指了卫金戈来找人。可他都快把都城侯府邸傍翻掉了,也没找到人。

    就在他打算换个地方去找人的时候,一道从天而降的粗糙男声劈得他一惊“鬼叫什么?”

    卫金戈飞速地转了两圈脑袋,最终一抬头嗯,找着了。

    在这寒冬腊月里,卫旬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中衣,大剌剌地横卧在假山石上,衣襟大敞,飘散的雪花晃悠悠地落在他铜鼓般的胸肌上,化作点点水渍。听到叫喊声之后他半撑起身子,俊美的脸就此出现在月光之下。他脸型方正、高鼻深目,一双眸子生得眼形狭长、眼梢微扬,犹如冰塑上划出的豁口,在月光下渗出阵阵寒气。

    而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的头发,半长不短,还在脑后高束起一个小小的髻,其余的碎发悉数垂至脖颈,发尾微带着卷。而在全民蓄发的西齐王朝,卫旬把自己的脑袋搞成这样的原因是,洗起来太麻烦。想当初为了这个事,都城侯卫康气得够呛,但也拿他没辙。

    不过幸亏人长得好看,所以就算剃成秃子也不会丑,卫旬蓄着这个发型,不但不难看,反而多了几分野性阳刚之美。

    卫金戈仰头瞧着他“三叔,你这是干嘛呢?”

    “晒月亮。”卫旬不耐道:“喊我做什么?有屁快放。”

    卫金戈挠挠头“大伯叫你过去呢。”

    卫旬哼唧一声:“大哥找我做什么?”

    都城侯卫康是卫旬的大哥,在他们的爹去世之后,承袭了都城侯的爵位。不过因为卫旬是他爹的老来子,与大哥相差了将近二十岁,所以现下卫康都已经将近五十,儿女成群,而二十六岁的卫旬还是孑然一身,做着这府里不老不小的三爷。

    卫金戈答道:“不知道,他发了好大的脾气。”

    “发什么脾气?”卫旬眉头打结“老子今天没惹他啊。”

    今天是正月十五,卫康应该是刚刚从宫宴上回来,怎么,皇帝老子赏的酒不好喝?卫旬从假山上滚下,顺手扯下铺在石头上的外衫,而后身子一竖稳稳落地,肌肉纠结的双臂同时扬起,扭手将外衫一抖,转眼间就披在了身上。

    外衫的衣袂高高飞起,啪的一下呼在了卫金戈的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当眼前金星散去之后,却发现卫旬已经不见了。

    卫旬刚穿过月洞门,就听到咯当一声脆响。

    他抬眼看去,只见一个上好的古董花瓶从房里被扔了出来,正砸在庭中央,四分五裂,紧接着便是卫康响如洪钟的大骂声“不识字怎么了?老子不识字不是照样打胜仗!”

    只听到这一句,卫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看来今天在宫宴上,目不识丁的大哥又被同僚嘲笑了。

    都城侯卫康虽说在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但在朝廷里却总是闹笑话,嘴里、奏折里那是白字频出,被皇上戏称为白字将军,所以时不时地就会遭到同僚的调侃,卫康算是深深地领会到了“没文化真可怕”的真谛。

    可从他的个人本质与历史背景来看,想要改变目不识丁这个现状是不太可能了。因为卫家虽然满门忠烈,但几代算下来,愣是连一个能把三字经背全的人都没有。卫康如今也明白自己没办法再变成满腹经纶的书生,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身为都城侯、身为卫家的当家人,他绝不能让卫家人子子孙孙都被嘲笑下去!

    卫旬走到廊下,只见一名绯衣少女正鬼鬼祟祟地猫在窗下偷听,另一名蓝衣少女则是坐在游廊上百无聊赖地晃着腿,她们俩便是卫康的女儿。

    卫康与妻子陶氏共育有五个女儿,长女和次女都已经出嫁,而眼下的则是老三、老四,分别是卫金宁和卫金僖,另一个么女还在襁褓之中。

    坐在廊上的卫金宁一眼瞥见卫旬“三”

    卫旬伸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凑上前伸手轻扯住卫金僖的衣领,将她扒拉到一边。卫金僖小声地哎哟了一声,但一见是自家三叔,立刻乖乖地贴到他身边一起偷听。很快,尾随而来的卫金戈也贴了上来,叔侄几个人一起大大方方地听墙角。

    房里的卫康还在骂骂咧咧“最气人的就是那个李铁根,老子驰骋沙场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裹着尿布在哪里玩泥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